<output id="mbdik"></output>
      1. <cite id="mbdik"><tr id="mbdik"><noframes id="mbdik"></noframes></tr></cite>

        <code id="mbdik"><ol id="mbdik"><big id="mbdik"></big></ol></code>

      2. <code id="mbdik"></code>

          1. <output id="mbdik"><legend id="mbdik"></legend></output>

            忘憂草草圖書館 / 宋朝歷史 / 不怕做錯事,就怕站錯隊

            0 0

               

            不怕做錯事,就怕站錯隊

            2012-06-14  忘憂草草...

            不怕做錯事,就怕站錯隊
            文/晏建懷

            盧多遜實在是個聰明人。他任職史館的時候,知道宋太祖趙匡胤喜歡讀書,常常來史館查閱書籍,便交待小吏,把皇帝每次都翻閱了哪些書籍隨時報告自己,然后取出,通宵達旦地閱讀。所以,每當遇到皇帝問及書中之事時,那些學富五車、滿腹經綸的百官之中,往往只有盧多遜對答如流,稱其心、如其意,深得趙匡胤的欣賞,隨即重任為翰林大學士。
            當然,盧多遜的理想遠遠不止翰林學士那么簡單,他的理想是當宰相。因為在歷朝歷代,翰林提拔為宰相者如多如過江之鯽,可以說,翰林就是宰相的人才庫。不過,人有那么多,位子那么少,有升官的,也就有降職的,因此,如果不涉及年齡問題的話,盧多遜的驟然上升,必然涉及朝廷重臣的降職,所謂“踩著同志的肩膀向上爬”是也,這是體制本身的硬傷,也是這種干部任用制度擺脫不了的規律,更是官場游戲中的殘酷現實,你本身不愿意都不行。
            盧多遜與宰相趙普的恩怨由來已久。為什么?因為趙普是宰相,而盧多遜是翰林,擋了道嘛。趙普沒讀過幾句書,以工心、取巧見長。他曾幫助趙匡胤“黃袍加身”、“杯酒釋兵權”,是開國功臣,撼動他的地位,得在工心、取巧方面“魔高一丈”才行。于是,“多遜知制誥,與趙普不協,及在翰林,每召對,多攻普之短”(《宋史?盧多遜傳》)。趙普有哪些“短”呢?《宋史?趙普傳》說:“普為政頗專,廷臣多忌之”,說明他專橫跋扈,同事們很有意見;同時,他收受吳越王錢俶十瓶“瓜子金”,違反規定私販木材、私購土地擴建房產,說明他以權謀私、貪污腐敗的事不少。在盧多遜的鼓動下,眾口一詞,大家都朝趙普吐唾沫星。如果一人說是局部意見,那么十人說那就是群眾呼聲了,趙普再勞苦功高,畢竟敗壞了干部形象、造成了不良影響,皇帝豈能坐視不管?不久,“普出鎮河陽”。趙普遠謫,盧多遜隨即出任參知政事,即副宰相,快得的確象那么回事。兩年后,趙匡胤離世,接任者宋太宗趙光義又提拔盧多遜為中書侍郎、平章事,他終于當上了宰相,實現了夢寐以求的人生理想。
             不過,從與趙氏皇族關系方面來說,盧多遜畢竟不能與趙普同日而語。趙普是誰?他與趙匡胤、趙光義兄弟,那是認過宗族的親戚、謀過大事的戰友,不但一起扛過槍,而且一起策劃過許多鮮為人知的“陰謀”。趙氏兄弟已故的母親昭憲太后臨終前,曾把趙匡胤和趙普叫到跟前交待遺言,由老太太口述,趙普記錄并見證,確定了一個皇位繼承的順序:趙匡胤死后趙光義接任,趙光義死后趙廷美接任,再由趙廷美傳位給趙匡胤的兒子趙德昭或趙德芳,這就是 “金匱之盟”。但是,趙光義既不想把位子傳給侄子,也不想傳給弟弟。當時,趙匡胤兩個兒子不明不白的死了,弟弟秦王趙廷美成了趙光義鞏固權位的唯一障礙,要擺脫“金匱之盟”,必須搬開趙廷美,而打擊異己、鞏固權位這種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勾當,只有趙普這種既有點子又有手段的人才是最好的幫手。于是,趙光義重新啟用趙普為宰相,與盧多遜平起平坐。
            “胡漢三又回來了”,這可把剛過了幾天幸福日子的盧多遜嚇得個半死,整日坐立不安。趙普雖然陰險,但說話有時還是蠻直爽的,回來后,他就經常勸盧多遜要及早抽身,不要貪權戀位,免得到時候引火燒身,但盧多遜執迷不悟,“未幾,復用普為相,多遜益不自安。普屢諷多遜引退,多遜貪固權位,不能決”(《宋史?盧多遜傳》)。既然這個木魚腦袋敲不醒,那就你不仁、我不義,別怪老子不客氣——趙普開始磨刀霍霍了。在趙光義要收拾趙廷美,大量搜集與趙廷美有關的情報時,有人告發盧多遜通過手下人交結趙廷美,還在趙廷美面前說趙光義的壞話,詛咒他早死,好盡快侍奉新主,趙廷美因此贈送盧多遜許多寶物。太子太師王溥等74名大臣聯名上奏他們的罪行,趙廷美和盧多遜的許多部下被列為同黨處死,趙廷美先貶洛陽、后貶涪陵,38歲便在涪陵郁郁而終。而盧多遜更是三代削爵、全家流配崖州(今三亞),不久也死于謫所。
            這個事件看似是盧多遜與趙普的權力之爭,實際卻是趙氏兄弟的皇位之爭,是典型的政治事件。對于皇帝來說,領導干部犯點錯并沒什么了不起,大錯小處理、小錯稍處理,無關痛癢的事更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一旦站錯隊,誤入政治歧途,那就小錯成大錯,無風也要欣起三丈浪,往往釀成“莫須有”的大禍。這就是趙普貪贓枉法沒什么事,而盧多遜結交一下秦王就株連九族的真正原因。盧多遜聰明反被聰明誤,不過,他誤的不是趙普所說的貪權戀位,而是上錯了樹、跟錯了人、站錯了隊,結果飛蛾撲火,自取滅亡。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五月天色色无码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