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mbdik"></output>
      1. <cite id="mbdik"><tr id="mbdik"><noframes id="mbdik"></noframes></tr></cite>

        <code id="mbdik"><ol id="mbdik"><big id="mbdik"></big></ol></code>

      2. <code id="mbdik"></code>

          1. <output id="mbdik"><legend id="mbdik"></legend></output>

               

            “鄭州”最初不在河南,羅馬尼亞不在羅馬“:有哪些地名的來源地并不在其今天境內?

            2018-11-19  深晨S

            人類社會歷史悠久,每個地名的背后,都可能有著超乎我們想象的歷史底蘊。有意思的是,有些地名如果追根溯源,其名的由來并不在今天的這個地方,而是來自其他某個區域,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先從中國說起,我們先來看個圖——


            陜西、河南和甘肅的位置

            上面兩個畫圈的位置,其中東邊的那個,是河南最西邊的一個城市,叫做“三門峽”,如果看一下地圖會發現,這里正好處在華北大平原和西北、西南高原山地的要沖,所以古人稱呼這地方據“關河之肘腋,扼四方之噤要”,所以命名為“陜”。


            不過當時周朝起家的時候,確實在上圖綠色那個區域,也就是黃土高原和秦嶺中間的一個神奇谷地——渭河小平原。然而周部落卻滅了東邊大平原上的商,按照《左傳》的說法,周天子命親族周公、召公“分陜而治“——


            “自陜而東者,周公主之;自陜而西者,召公主之”。


            按理說,這就應該是陜西名稱的最早來源。然而這個“陜”的位置,一直都是在河南的陜縣,直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才在這里建設了新立的“三門峽市”,不過這個城市現在還存在一個“陜州區”。


            “陜西”這個名字作為行政區登場,還是到了宋朝,長安徹底失去了中心地位,本為京畿道的關中地區就被直接命名成了陜西路,意為“陜縣以西”,才有了現在“陜西省”的名稱。


            現在陜西的簡稱和車牌上面都直接寫著“陜”,要是這么刨根問底一下,就感覺怪怪的了。陜西的另外一個簡稱是秦,然而這秦本身是一群在甘肅給周王室養馬的族群,因為護送以滅亡的西周太子東遷,才被封了這么一塊已被蠻族染指的關中,沒想到后來成就了大秦帝國。


            不過甘肅人(名稱來源于“甘州”張掖和“肅州”酒泉)應該知道,其實自己省最早的稱呼,以及常用的簡稱,卻是“隴”。那是因為甘肅東部常被稱為“隴西”或“隴右”,這個名稱其實和上面說的陜西是一回事,在現在陜西西邊的城市寶雞,就有一個縣叫做“隴縣”(上圖紅圈),也是黃土高原過渡到青藏高原的山地關隘。


            1


            更有趣的是,河南的省會——鄭州,反而是個陜西名字。


            這個就不得不說到西周末年時候,烽火戲諸侯的周幽王因為得罪了諸侯,被犬戎被滅了國。


            不過諸侯也不是都不站在周幽王一邊,幽王的叔叔,鄭國的國君“友”(鄭桓公)就一直是朝廷的重臣。


            當時的這個鄭國,是現在西安東邊的一個縣——華縣一帶(現在成了渭南華州區),本來是首都重要屏障,結果鄭伯看周幽王實力不行,趕緊利用自己中央大臣的身份,在中原虢(河南滎陽)、鄶(河南新密)兩個小國各要了五座城池,在兩國中間建設了一個新城作為鄭國的新都,果不其然,沒多久周幽王死,他這個鄭國卻在東方復生了。


            不過為了區別,這個鄭國把自己的國都稱為“新鄭”,這地方不僅成了春秋小霸鄭國的首都,也是后來“戰國七雄”韓國的首都,也就是如今河南新鄭,鄭州不遠的一個縣級市,如今鄭州機場所在地。


            不過說到鄭州的源頭是陜西的鄭,我們把目光往南看一下,南邊經常被稱為“荊楚”的湖北,命名來源也在自己的本土么?


            2


            楚的名字,一直以來都是一個非常有爭議的問題,不過隨著“清華簡”的研究開始,其中一部楚人自己書寫的楚國史書——《楚居》,記載了自己事實上的開國君主——鬻熊(熊盈)。據說他的妻子妣厲難產剖腹死掉,以換取兒子熊麗的存活。而在妣厲死后,巫師用荊(原本為“楚”,就是一種荊條的意思)包裹其腹并下葬。


            鬻熊這個部落,是一個“羋姓(熊氏)”的部落,有可能本就居住在中原新鄭一帶,后來因為商朝的建立,被迫南遷臣服,因為發現周部落要滅商,鬻熊迅速以盟友身份投靠了周部落,不久之后西周立國,大封宗室和功臣,羋姓部落被封在自己老家方圓幾十里的小區域,僅僅是個“子男之田”,而那個地方叫做“丹陽”。


            不過這個丹陽,可不是現在的江蘇丹陽,而是現在河南南陽的淅川縣,因為在丹水(漢江支流)之北才叫“丹陽”。


            提到南陽,大家心中最熟悉的肯定是諸葛亮《出師表》里的“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陽”,其實這個南陽自古以來就是中原腹地和長江流域的十字路口,我們在歷史上經常能看見的“宛城”“新野”等都屬于這里,而它南邊不遠的漢江流域的襄陽,在《射雕英雄傳》里也算很有名氣,確實是個軍事重鎮。


            而羋姓熊氏部落被封國在丹陽之后,才算是正式成為諸侯國,國君熊繹為了紀念自己那個犧牲自己產下后代的祖母,立國為“楚”。而這位熊“篳路藍縷”,轉而沿著漢水向南經營,進入現在的湖北地界,和大量當地蠻族融合,最終成為了周王室無法控制的強權。


            等到了春秋,尤其是戰國,楚國給人的印象已經是一個以南方為中心,卻總是想要“問鼎中原”的強權了。


            漢江流域也同樣是中國的一個重要文明源頭,上面那個地圖中,漢江的上游“漢中”,就是劉邦最早被封王的彈丸之地,沒想到最后卻因他的創業成功,使得“漢”成為了一個朝代,甚至一個民族的名字。


            3

            所謂“四大文明古國”這個詞,在中國流傳甚遠,不論大家明不明白這個詞,但是總知道里面有個“古印度”,不過這古印度真的位于印度境內么?


            嚴格來講,古巴比倫、古埃及、古印度、古中國這樣的詞匯,并不正確。合適的說法應該是四條大河流域的文明——尼羅河文明、兩河文明(美索不達米亞)、印度河文明和長江黃河文明。


            尼羅河下游位于埃及,兩河主要位于伊拉克,長江黃河自不必說,那這個印度河,如今到底是在哪個國家呢?


            沒錯,印度河主要流域,基本都是如今的巴基斯坦,而印度河文明中的“哈拉帕”“摩亨佐·達羅”,也都位于如今的巴基斯坦。而且締造這一文明的主人,也并非是如今說著印地語的印度人,而是一個這一區域的土著——“達羅毗荼人”。


            那么印度這個地界,到底發生了一個什么樣的事情呢?


            現在歐洲幾乎所有民族,以及東方的伊朗、印度等地,都是一個曾游牧于南俄、烏克蘭等地的一個原始民族——原始印歐人,也就是上圖里那個深紅色的地方。不同于如前面所講的華夏民族一直和周邊民族的融合,這個小小的民族開始迅速的擴散分裂,其中一支雅利安人,就入侵了印度河,并進入了南亞半島腹地,開啟了“吠陀時代”,也就是現在印度的前身。


            在這群人的口中,印度其實一直都不叫印度,而是——“婆羅多”(來自雅利安人史詩《摩訶婆羅多》),甚至直到近現代,他們也沒有“印度”的概念,反倒是中國人根據他們對那條大河的叫法——“shindhu”(梵語河流的意思),命名為“身毒”“天竺”,無獨有偶,他們同宗同源的西邊兄弟波斯,因為波斯語S音不多,往往會演化稱H,他也稱呼這邊的人為“hindu”,詞源也是這條“印度河”。


            而歐洲人對印度了解的也不多,直接就用了波斯人的名稱,因為歐洲人日常不發H音,流轉到英語里就變成了INDE,后來英國人又搞了個東印度公司,印度人才恍然大悟。


            4


            我們應該聽說過歐洲有個地方叫羅馬尼亞,大約就是這個位置——


            按理說它本來是個離羅馬很遠的區域,卻直接用了羅馬的名字(羅馬尼亞就是拉丁語“羅馬人土地”的意思),其實是源于這么一個很神奇的事情—


            你會發現,羅馬和日耳曼蠻族的分界線,主要是一個從南向北的萊茵河,以及一個從西到東德多瑙河,然而你會發現有個在多瑙河北邊但又不是日耳曼人的地方,就是這個羅馬尼亞——


            就在羅馬帝國最興盛的圖拉真時期,羅馬占領了這個地方,并同化了當地的土著“達契亞人”,讓他們成為了說拉丁語的羅馬人。


            雖然后來羅馬因為日耳曼人的入侵而徹底滅亡,但是這個神奇的小區域,卻成為了直到如今都和意大利語言類似的“羅馬尼亞”,反而它的四周,基本都是東歐民族斯拉夫人了。


            不過說到斯拉夫人,就不得不提現在斯拉夫人最大的國家——俄羅斯。


            5

            先說日耳曼人,好多人都會以為他們是老家在德國的德國人,實際上完全不是,這群人其實是生活在如今瑞典、挪威、丹麥的北歐人,入侵羅馬只不過是南侵活動的“收尾”而已。


            他們入侵了羅馬,在那里封邦建國,正是這個時候,北歐土著日耳曼人,也就是被歐洲人稱為”維京人“的海盜入侵者開始順著大海和河流入侵歐洲內陸,這次入侵對于英法的影響極大。正是在西歐人意識不到的地方里,一群被稱作”羅斯“和”瓦良格“的兩波維京海盜,劃著小船順著大河——來到了還在部落斗爭的東斯拉夫人地盤,也就是現在的白俄羅斯、烏克蘭一帶。


            正是以羅斯人為首的維京海盜,把一盤散沙的東斯拉夫人統合起來,最終在如今烏克蘭首都基輔一代建國——羅斯,史稱基輔羅斯。


            這個基輔羅斯,相當長一段時間,對外貿易的主要伙伴都是已經搖搖欲墜的東羅馬,甚至如今這里的一系列城市,都是因為能夠溝通與東羅馬貿易而建立的。不久之后,基輔羅斯皈依東羅馬的東正教,并使用東羅馬傳教士西里爾用希臘字母創造的新字母,也就是“西里爾字母”,正是因為基輔羅斯和東羅馬的關系,黑海貿易有一次繁榮起來,克里米亞又成為了這一要沖。


            而現在的俄羅斯,卻是后來西侵的蒙古人建立的“金帳汗國”中獨立出來并反噬蒙古的莫斯科大公國,也正是這群人,沿用了以前“羅斯”的名號,建立了“羅斯帝國”。


            順便說下,“俄羅斯”這名字,是因為蒙古語沒有R放在句首的詞,所以加了個前綴“俄”,傳到中國才成了“俄羅斯”


            說到蒙古,其實蒙古這名字的來源……也不在現在的蒙古,甚至內蒙。


            6


            提到蒙古,我們第一印象一般都是北方原野,但是如果追溯歷史你會發現,蒙古部本是源自一個和鮮卑淵源很深的,源自于大興安嶺一帶的一個東方游牧民族,在唐代的時候,他們大約是這么分布的——


            沒錯,蒙古本就是“室韋”諸多部落里很小的一支——蒙兀室韋,后來這個部落逐漸遷徙到了大興安嶺以西,并在成吉思汗的領導下,統一了室韋諸部,并把草原上的回鶻(維吾爾)大部統一,這才有了后來蒙古帝國的前身,以及如今“蒙古人”的勢力范圍。


            很多地名溯源下來,都會有驚喜發現。以上這些,不過是很小很小的一部分,但足以令我們感受到人類在這個世界存在的痕跡。也許人類的語言會變、血統會變、名稱也會變,但是這個江河卻很難改變,我們的歷史也不過是刻在這大地上一些秀美的痕跡,而大地卻不為堯存,不為桀亡。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五月天色色无码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