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mbdik"></output>
      1. <cite id="mbdik"><tr id="mbdik"><noframes id="mbdik"></noframes></tr></cite>

        <code id="mbdik"><ol id="mbdik"><big id="mbdik"></big></ol></code>

      2. <code id="mbdik"></code>

          1. <output id="mbdik"><legend id="mbdik"></legend></output>

            寒江讀舟 / 飲食文化 / 現在東坡肉蘇東坡不會做,但他卻會煮東坡魚

            0 0

               

            現在東坡肉蘇東坡不會做,但他卻會煮東坡魚

            2019-04-06  寒江讀舟

            蘇東坡應該是中國文學史上最有魅力的作家,他文辭暢達,他格局宏大,他性情灑脫,他能詩善畫。更要命的是,他還是一個光耀千古的美食家。生活在現代中國的廣大吃貨,試問誰沒有品嘗過那道東坡肉呢?

            但是今天我們要品嘗的不是東坡肉,而是跟蘇東坡有關的另一道菜:東坡魚。

            我們要讓蘇東坡親自為我們烹制這道東坡魚。

            首先,我們得把蘇東坡從監牢里請出來。

            是的,您沒有聽錯,當我們乘坐時光機穿越宋朝,去東京汴梁邀請蘇東坡的時候,蘇東坡正待在監牢里,用一支禿筆在一張發黃的信箋上寫詩,絕命詩。

            這首詩很長,七言八句。

            圣主如天萬物春,小臣愚暗自亡身。

            百年未滿先償債,十口無歸更累人。

            是處青山可藏骨,他年雨夜獨傷神。

            與君今世為兄弟,更結來生未了因。

            這是蘇東坡寫給弟弟蘇轍的“遺作”,因為在拿起筆來的那一刻,以為自己就要被皇帝砍頭了。

            朝有一條“不殺大臣”的祖宗家法,但這條家法并不保護大逆不道的臣子。而蘇東坡的罪名,就是諷刺和藐視皇上,就是大逆不道的罪行。

            事情起因是這樣的:四十四歲那年,蘇東坡寫了一首借物言志的詩,最后一句寫的是世間唯有蟄龍知。就是這句詩,被一個同僚抓住了把柄。那個同僚向皇帝進讒言:皇上是天上的真龍,可是蘇東坡卻要去地下尋找一條蟄龍,他這是要另立一個皇帝啊!大逆不道!罪該萬死!于是皇帝信以為真,于是蘇東坡就被抓起來了。

            這個陷害蘇東坡的同僚是誰呢?其實也是一個大名鼎鼎的人物,他就是宋朝著名的博物學家,《夢溪筆談》的作者沈括。

            沈括跟蘇東坡有過節,一直想從蘇東坡身上挑錯。可是蘇東坡一不貪污,二不跋扈,清清白白一個好干部,那就只能從文字獄上想辦法,把方的說成圓的,把沒的說成有的。

            沈括這一招兒很齷齪,可是也很管用,皇帝老子龍顏震怒,派出侍衛前去抓捕。蘇東坡正在大堂上辦公呢,一群侍衛直沖上去,二話不說,把蘇東坡反綁起來,牽著就走。

            蘇東坡嚇壞了,連問何事。侍衛說:你犯了潑天大罪,皇上讓我們拿你!蘇東坡的妻子和孩子哭成一片,蘇東坡扭過頭來,喊著弟弟蘇轍的名字說:子由,我這一去小命難保,你嫂子和你侄子都要托付給你了!

            蘇東坡下了大獄,皇帝沒有殺他,也沒有給出判決,恰恰是這種生死未卜最難熬,蘇東坡每天都在噩夢中度過。他的大兒子蘇邁去探監,他趕緊跟兒子說:你在外面要多幫我打探消息,如果朝廷沒有定我死罪,你就天天送菜送肉給我吃;如果哪天聽說皇上要殺我了,你就送一條魚過來,好讓我有個準備。

            蘇邁很聽話,每天按時去送牢飯,頓頓都是兩個菜,一個素菜,一個肉菜。如此這般送了一個月,身上帶的錢花光了,蘇邁只能去找親戚借錢。那時候交通不便,出趟門至少一兩天,蘇邁怕老爸挨餓,出發之前委托一個熟人代為送飯。那個熟人不知道蘇東坡父子定好暗號,給蘇東坡送了一條魚。這條魚讓蘇東坡萬念俱灰,以為馬上要殺頭,趕緊寫下絕命詩。

            蘇東坡牽連的這場文字獄在文學史和政治史都赫赫有名,后人稱之為烏臺詩案。大多數朋友都知道烏臺詩案的結局——皇太后幫蘇東坡求了情,皇帝沒有殺蘇東坡,只把他流放到了黃州,現在的湖北黃岡。

            好了,現在蘇東坡出了大牢,奔向黃州。

            在黃州,蘇東坡開荒種田,寫詩作賦,據說還發明了那道婦孺皆知的美食:東坡肉。

            東坡肉的傳說有好幾個版本,其中一個版本說,黃州人不擅長烹調豬肉,所以豬肉在黃州特別便宜,所以蘇東坡經常上街買豬肉,后來他發明了東坡肉。

            蘇東坡在黃州確實做過肉,但絕對不是現代版本的東坡肉。現在的東坡肉,切成整整齊齊的麻將塊兒,紅得透亮,色如瑪瑙,夾起一塊,肥而不膩,軟而不爛,相當好吃。蘇東坡在黃州是怎樣做豬肉的呢?我們聽聽他寫的一首豬肉之歌就知道了。

            凈洗鍋,淺著水,深壓柴頭莫教起。黃豕賤如土,富者不肯吃,貧者不解煮。有時自家打一碗,自飽自知君莫管。

            豬肉之歌是蘇東坡文集中描述豬肉做法的唯一作品,本來的題目叫作《蒸豬頭頌》。也就是說,蘇東坡做的不是東坡肉,而是蒸豬頭。現在流行的東坡肉,實際上發明于清朝末年,是后人附會到蘇東坡身上的。

            蘇東坡在黃州待了四年,四年后被朝廷重新啟用。五十四歲那年,他調任杭州知府,在杭州疏浚西湖,建造蘇堤,捐出自己的俸祿為窮人建造福利院,深受杭州人愛戴。

            他是愛民如子的好官,也是浪漫風雅的文士,他勤于政務,也懂得生活,他喜歡美食,也擅長制作美食。他當杭州知府的時候,他的門生,蘇門四學士之一,著名詞人秦少游的弟弟秦少章去拜訪他,他親自下廚,燉了一鍋魚湯。秦少章品嘗之后,大加贊賞:此羹超然有高韻,非世俗庖人所能仿佛。您這道魚湯清雅不凡,飯店里的廚子打死都學不會。

            蘇東坡究竟是怎么燉魚湯的呢?東坡文集里有一篇《煮魚法》,劇透了他私家魚湯的秘笈:

            撈上一條鮮活的鯽魚,刮鱗扣腮,摘凈內臟,魚肚子里去黑膜,魚脊背上抽白筋兒,不腌不炸,冷水下鍋。鍋里放鹽,加入半棵菜心、幾根蔥白,蓋上鍋蓋,開始燉煮。期間不用勺子翻動,以免魚肉散開。煮到半熟,再放三樣配料:姜汁、白蘿卜汁、料酒。把這三樣配料按照同樣的劑量備好,放一個碗里調勻,再倒進鍋里。快要出鍋的時候,將陳皮切絲,撒幾絲在鍋里,就可以停火品嘗了。

            這一鍋清鮮的魚湯沒有名稱,我們可以叫它東坡魚

            那道東坡肉并非東坡手創,卻能紅遍天下;這道東坡魚出自東坡之手,可惜隱藏在歷史的角落里,暫時還沒有被多數人發現。或許在不久的將來,會有既愛美食又愛歷史的朋友把它打造成網紅菜,您說呢?

            好了,嘗過了東坡魚,讓我們再回到蘇東坡最絕望的那一刻,回到他在大牢里收到那條預示著他的死訊的不祥之魚的那一刻,他以為大限將至,他給最親愛的弟弟寫下絕命詩。在那一刻,他真的不想死。

            他是蘇東坡,他從來不畏懼死亡,但他的生命那樣多姿多彩,他的人生正在大放光芒,一花一葉,一菜一湯,在他的眼里都是美好,在他的筆下都是詩意。無論前途多么曲折,他還是想活著,活在敵人看不見的角落里,繼續體驗美好,唯有王城最堪隱,萬人如海一身藏。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五月天色色无码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