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mbdik"></output>
      1. <cite id="mbdik"><tr id="mbdik"><noframes id="mbdik"></noframes></tr></cite>

        <code id="mbdik"><ol id="mbdik"><big id="mbdik"></big></ol></code>

      2. <code id="mbdik"></code>

          1. <output id="mbdik"><legend id="mbdik"></legend></output>

            分享

            更多

               

            我們到底應該在什么時候結婚?

            2019-04-09  一元堂中...

                  曾幾何時,結婚是在你獲得一定財務和社會成就后自然而然的事情。當你有了自己的房子,有了一定的榮譽,幾頭牛,一畝地,你就該結婚了。

                  但是,在羅曼蒂克的思潮席卷社會后,這一切顯得太勢利和算計了,新的關注點變成了情緒。人們開始覺得“感覺正確”才是美好姻緣的真實展現。

                  “感覺正確”里面,包含了對方必須是“那個對的人”,必須彼此能夠完美的理解對方,必須雙方都不想再和別人困覺。

                  這些想法雖然感人,但被現實證明會有很大幾率造成婚姻的最終瓦解,而這樣的結果讓數百萬原本謹慎善良的情侶遭遇了情緒的浩劫。

                  作為對于這種想法的修正,我提議以下的這些原則。這些原則在脾性上更加古典,并且能幫助雙方來決定是否適合結婚。

                  原則一:當我們放棄了完美主義

                  這不僅僅是說我們要承認我們想要結婚的對象是不完美的。我們還要了解他們具體的不完美的點:他們有惹人厭的地方,難相處的時候,時不時的不理性,有時會無法理解或者體恤我們的感覺。

                  婚姻誓言中應該加入這么一句:“我愿意和眼前的這個人結婚,雖然他會經常讓我無法集中心智。”

                  但要注意,這些個人的缺陷不應該被當作個例。別人并不會更好,每個人都很糟糕,我們這個種族天生是有缺陷的。任何一個和你走到一起的人,都會在一些很嚴重的方面有著極度的不完美。要趁早殺死“和另一個人在一起會很完美”的想法。

                  只存在一種婚姻,那就是“夠好”的婚姻。

                  在考慮結婚前多談幾次戀愛,能幫你更好的認識到這一點。多談幾次戀愛不是為了找到“對的人”,而是讓每個人都能第一手的發現,在很多時候,即使是一開始看起來最棒的那些伴侶,湊近了看也是有各種問題的。

                  “只存在一種婚姻,那就是'夠好’的婚姻。”

                  原則二:當我們放棄被別人理解

                  愛情的開端,總是有一種深刻和強烈的被理解的體驗:對方了解你寂寞的內心;你不需要向對方解釋一個段子的笑點;你們有共同厭惡的人;對方和你有一樣的性癖好。

                  這是不會延續的,另一個應該被加入婚姻誓言中的句子應該是這樣的:“不管對方看起來有多么了解我,我的心智中總會有很大的部分是對方,或者任何人,無法理解的。”

                  如此,我們不應該指責愛人在解讀我們內心時候的失職,他們只是無能為力罷了。他們沒有辦法理解我們究竟是誰,我們究竟需要什么,而這是很正常的。沒有人能夠很好的理解任何人,也就無法與任何人產生完全的共情。

                  “不管對方看起來有多么了解我,我的心智中總會有很大的部分是對方,或者任何人,無法理解的。”

                  原則三:當我們意識到自己是瘋狂的

                  這個原則看上去很反直覺,畢竟我們自我感覺很好,很正常,瘋狂的應該是別人。

                  但是成熟的基礎,是主動意識到一個人自己的愚蠢。有人會長時間的失控;有人會無法擺脫過去;有人會產生無用的投射;有人會永遠的焦慮。簡單的來說,每個人都是傻逼。

                  一個人如果不能經常和深刻的為自己感到尷尬,那肯定是因為這個人沒能好好的了解自己。

                  原則四:當我們準備好去愛,而不是被愛

                  我們總是把“愛”當成一件單一的事情,卻常常不能區分這個字所表達的“愛人”與“被愛”這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我們應該在愿意“愛人”的時候結婚,而不應該糾結于那種對“被愛”的不自然、不成熟的執著。

                  每個人小時候都只知道“被愛”,這使得很多人錯誤的把“被愛”理解為常態。對于小孩子來說,父母總是時刻能夠提供舒適、指引、娛樂、食物、清潔,以及絕大多數時候會溫暖而愉悅的對待自己。

                  父母不會對小孩子展露自己的欲言又止、欲哭無淚,也不會讓孩子看到照顧孩子一天后疲憊倒衣服也不脫就入睡。父母與小孩子的關系幾乎完全是單向的。父母不會因為小孩子沒注意到自己的新發型而生氣,不會因為小孩子沒有問他們白天工作累不累而沮喪。父母和孩子都在“愛”,但是小孩子所不知道的是,雙方的愛是處在兩個極端的。

                  成年后,當我們最初開始渴望愛情的時候,我們幾乎都是想要父母曾經提供的那種“被愛”。我們想要在成年世界里重塑那種兒時的被服侍和縱容。在我們的內心,我們想象著有那么一個人會理解我們的需求,提供給我們想要的,同時又懷著無比的耐心,和我們產生共情,無私的對待我們,讓一切變得更美好。

                  這種想法自然是會造成災難的。要讓一段婚姻順順利利,我們要堅定的和兒時的自己說再見,把自己變成父母的姿態。我們需要學會把自己的需求放在對方的需求之后。

                  還有一件事要明白。當一個小孩子對父母說“我討厭你”的時候,父母不會麻木,或者震驚,或者感到威脅,乃至于離開家門。因為父母明白,孩子的話,并不是經過深思熟慮和耐心尋索后給出的關于這段關系的深刻解讀。

                  說出這句話的原因可能是小孩子的肚子餓了,可能是一塊樂高找不到了,可能是父母不讓小孩子玩電腦游戲,或者是身上有些小痛小癢。

                  父母會變得很擅長看透小孩子表面的話語,轉而去聆聽那部分因為孩子太年幼而不知道怎么表達的真實意圖:孤獨、疼痛或者害怕。父母明白,面對這些感受時的孩子,可能因此而很不公的對慈愛可靠的父母表達憎恨。

                  我們能看透小孩話語的的能力,在伴侶身上卻得不到什么發揮:我們總是急于憤怒地反駁伴侶的話,而無法聆聽到他們語言下面真實的表達。

                  第三個應該被加入婚姻誓言的句子應該是這樣的:“只要在我有能力的時候,我會效仿小時候照顧我的父母,用同樣的方式來照顧我的伴侶。這個任務不是個不公平的苦差事,也沒有偏離愛的本意。相反,這是唯一配的上'愛’這個詞的感情。”

                  “只要在我有能力的時候,我會效仿小時候照顧我的父母,用同樣的方式來照顧我的伴侶。”

                  原則五:當我們準備好做家政

                  羅曼蒂克的人,本能上從情感的角度去看待婚姻。但是夫妻兩人一輩子一起生活要處理的事情,更加類似于運作一個小企業。他們需要做出排班表、清潔、車接車送、烹飪、修補、丟棄雜物、雇人干活、辭退、修復關系、做預算等等。

                  這些事情在現今的社會中都是沒有光彩可言的。那些不得不做這些事情的人,往往對此感到無奈,并且覺得是自己生活出了問題才淪落到做這些事情。

                  然而這些事情才是真正符合“羅曼蒂克”這個詞本意“有利于愛情的延續”的。它們應該被視為成功婚姻的基石,并且應該收獲更多來自社會的贊譽,應該像攀巖和賽車一樣光彩。

                  婚姻誓言中一個核心的句子應該是:“我接受熨衣板的榮耀。”

                  “熨衣板的榮耀。”

                  原則六:當我們明白性和愛是一體的,同時又不是一體的

                  羅曼蒂克的觀點中,性和愛是密切相關的。但婚姻中,性和愛的共存只會維持幾個月,或者在比較好的情況下,一、兩年。這不是任何人的錯,婚姻還有其它的重要元素(陪伴、家政、下一代等等),所以性會受到影響。只有當我們能夠接受性的不可避免的大幅度消退,我們才是為婚姻做好了準備。

                  如此,雙方都必須要一絲不茍的避免讓婚姻是“為了性”而產生的。而且雙方還要從一開始就準備面臨對婚姻最大的挑戰——出軌。統計上來說,這個事情發生的概率是很高的。

                  一個人只有在背叛對方和被對方背叛時候能夠成熟的表現自己,才能稱得上是為婚姻做好了準備。對于婚內背叛,沒有經驗又不成熟的觀點是:性不一定是愛的一部分,性可是是快速而又無趣的逢場作戲,就像打網球一樣,兩個人不該試圖去互相擁有對方的身體,性只是一點小樂子,所以一方不必太在乎另一方出軌。

                  但這是在刻意忽略人性堅不可摧的本質。沒有人可以身為婚外情的的受害者,然后不覺得剜心刻骨。他們無法忘卻這樣的遭遇。這種情緒當然沒有意義,但這不是關鍵。我們身上的很多東西都沒什么意義,但是我們依然要尊重這些東西。

                  出軌的人要準備好尊重和原諒伴侶的極端的嫉恨,所以也應該盡可能的忍住去和別人發生性關系;一旦發生了性關系,應該做一切的努力不讓別人知道;而一旦真相被伴侶知道,要用超常的耐心來應對。

                  他們不應該試圖去說服伴侶嫉恨是不對的或者不自然的,抑或是資產階級的建構

                  同樣的,我們也該做好被伴侶背叛的準備。也就是說,我們要盡力去理解伴侶在和別人發生性關系時候的內心所想。有人可能會誤以為唯一的可能性是伴侶想要羞辱自己,或者所有的愛情都已消失了。

                  但是事實是,伴侶可能只是想要更多的,或者和平時不一樣的性生活。但是要能認識到這一點,就好像學一門外語或者樂器一樣困難,需要很多的練習。

                  只有當一個人能接受下面這兩樣非常難接受的事情的時候,這個人才應該結婚:

                  1. 相信伴侶能夠真正的把性和愛分離

                  2. 同時,相信伴侶會因為倔強而不能把性和愛分離

                  兩個人都需要掌握這兩點,因為在兩個人的一輩子中,都可能需要展現這兩點能力。比起“不和別人發生性關系”的誓詞,對這兩點能力的掌握,才是對于婚姻更有用的。

                  “一個人只有在背叛對方和被對方背叛時候能夠成熟的表現自己,才能稱得上是為婚姻做好了準備。”

                  原則七:能夠愉快的接受對方的教導,并且冷靜的教導對方

                  只有當我們接受,我們的伴侶在很多重要的領域,會比我們更有智慧、更講理、更成熟,我們才應該結婚。我們應該渴望從伴侶那邊學到東西,我們要忍受伴侶指出我們不懂的東西。我們在關鍵的時刻,要把伴侶當作老師,自己當作學生。

                  同時,我們要隨時擔負起教導伴侶特定事物的任務。這種教導應該像一個循循善誘的老師,不應該是喊叫、情緒失控的訓導。婚姻應該作為一個互相教育的過程。

                  原則八:意識到情侶間不會總那么合拍

                  羅曼蒂克的愛情觀強調,“對的人”意味著和我們有一樣的品味、興趣和生活態度。這在短期可能是真的,但是在長期來看,這種合拍性的重要性會大幅降低——兩人之間的不同會不可避免的涌現。最適合我們的那個人不是和我們有共同品味的人,而是那個能機智地和我們協商品味不同的那個人。

                  與其追求完美的互補這種虛無的想法,倒不如把能夠容忍差異的能力作為識別“對的人”的標志。合拍性應該是愛情的結果,而不是愛情的前提。

                  “合拍性應該是愛情的結果,而不是愛情的前提。”

                  夫妻生小孩之前參加一些育兒課,是個現在普遍被人接受的觀念,發達國家受過教育的人都把這當作正常的事情。然而在結婚前去參加婚姻課,還沒有普遍的被人們接受。而這一情況的后果,我們現在日常都在見證著。

                  是時候埋葬羅曼蒂克的婚姻觀,轉而像準備演唱會一樣,為婚姻做練習和彩排。要知道,婚姻比起演唱會來可要復雜很多,需要更多的系統性指導。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五月天色色无码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