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mbdik"></output>
      1. <cite id="mbdik"><tr id="mbdik"><noframes id="mbdik"></noframes></tr></cite>

        <code id="mbdik"><ol id="mbdik"><big id="mbdik"></big></ol></code>

      2. <code id="mbdik"></code>

          1. <output id="mbdik"><legend id="mbdik"></legend></output>

            分享

            更多

               

            岳飛——那一年,你溫暖了我心

            原創
            2019-04-14  舊時斜陽

            公元1162年(紹興三十二年)六月,杭州的天氣和往年相比要熱得許多。

            早上八九點鐘的太陽比灶臺上的火好不了多少。

            一向最怕熱的宋高宗不得不命工部給皇宮送些冰塊。

            這些天然的冰塊放在了一個大木桶里,加入運量的食鹽,這樣的木桶就成了一個“土冷凍室”。

             他并不知這是因為許多純凈物質一旦摻入雜質,它的凝固點就會降低。放在大木桶里的天然冰,加入適當的食鹽,就會因凝固點降低而熔解;冰熔解時要從小鐵筒的水中吸熱,小鐵筒的水就會放熱凍結成冰。

             幾百年后,喜歡吃雪糕的現代人就是利用了這個法子做出了可口的冰棍。

             冰塊散發著絲絲的涼意,讓他感到渾身上下說不出的舒坦。

            他用力的吐了口氣,有些戀戀不舍地看了看身邊,金碧輝煌的宮殿,雕龍畫鳳的桌椅。

            讓他無比的留戀。

            他伸出枯瘦的手掌摸了摸皮股下的龍椅,他能俯仰天地,說一不二,靠的不是他這個人,而是他屁股下的龍椅。

            他知道,一旦他走下這張椅子,他什么都不是。

            自20歲在戰亂中登基御宇以來,他已經當了35年皇帝,五十五歲的年紀并不算大,身體仍然健康得很,一餐吃上三碗飯根本不在話下,晚上與宮女捉迷藏玩通宵第二天仍舊謹慎抖擻得很。

            作為皇帝,他并不想退。

            可現實告訴他。

            必須退。

            逼迫他這么做的并不是外面的大臣,許多有見識的大臣甚至提出了反對意見。

            比如右相朱倬就表示了反對,他認為,北宋的滅亡,與當年宋徽宗匆忙傳位有關,任何的權力交接都有一個過程,急躁了就容易出事情,如今國事剛剛穩定,不可玩這些花樣。

             所以禪讓這種糊弄人的把戲能推遲就推遲。(“靖康之事,正以傳位太遽,盍姑徐之”)。

            說完嚎啕大哭, 長跪不起。

            對于朱老頭的表現,他很滿意,這足以說明,這老頭很自己的心思。

            但一個朱倬是不夠的,在哪個人的面前,再多的朱倬都改變不了他退位的局面。

            “精忠報國”四個字,宛如一座泰山壓在了他的心頭,也壓在了大宋子民的心頭。

            作為這件冤案直接的責任人他逃不了任何的干系。

            他不退,大宋的百姓不答應,外面的臣子也不答應。

            退了也好,天下那么大,干什么不是干,未必要做皇帝。

            半個月后,趙構以“倦勤,老且病,久欲閑退”為由,傳位給養子趙昚,是為宋孝宗,自稱太上皇帝。

            這是一個新的開始。

            他相信自己的選擇是正確的,至少面對滔滔的民意,此舉還是能看出他的誠意。

            一切如他所愿。

            新皇帝接班的第一天,干的第一件事。

            就是為了英雄岳飛平反。

            新皇帝下的詔書上說:“故岳飛起自行伍,不逾數年,位至將相。而能事上以忠,御眾有法,不自矜夸,余烈遺風,于今不泯。去冬出戍鄂渚之眾,師行不擾,動有紀律,道路之人,歸功于飛。飛雖坐事以歿,而太上皇念之不忘。今可仰承圣意,與追復原官,以禮改葬;訪求其后,特予錄用。”

            如果說這是象征性的意思意思也就算了,未必有人當真。

            但問題的關鍵在于,當年的十月,新皇帝再發詔書,追復岳飛原有少保、節度使等官職,再次肯定他“事上以忠”——忠于皇帝,“不犯于秋毫”——治軍有方,“名之難掩,眾所共聞”——名播天下,天下皆知。”

            這是從正面的肯定了英雄岳飛。

            許多人以為,兒子在打他的臉。

            冤案是他和秦檜一手打造的,即便是這案子是錯案,他還活著,不可能有平反的一天。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等待他雷霆之怒。

            然而,他們都失望了。

            他非但沒有出言阻止新皇帝打自己臉的行為,反而表示出鼓勵。

            詔書下達的那天夜里,他讓人尋來了岳飛的《滿江紅》徹徹底底的讀了幾遍。

            那一夜,他嚎啕大哭。

            許多人以為他是權力的丟失才痛哭流涕,只有他知道,他哭的是哪個人。

            哪個精忠報國的英雄。

            看到這一幕,許多人一定會說:“這會兒知道后悔了,早干嘛去了?”

            他后悔了么,有點。

            可還沒達到痛哭流涕的地步。

            自古帝王,哪個不殺幾個臣子的,夫差殺伍子胥,勾踐殺文種,劉邦殺韓信,唐高宗殺長孫無忌,狡兔死,走狗烹;飛鳥盡,良弓藏;敵國破,謀臣亡。

            就是君臣的魔咒。

            殺一個岳飛還沒有讓他后悔到痛哭的地步。

            他哭,是哭他與岳飛的那份感情。

            他依稀記得他父兄坐江山的時候,金軍攻破東京(今河南開封),俘虜了他的父親和兄弟,以及大量趙氏皇族、后宮妃嬪與貴卿、朝臣等共三千余人北上金國,那一路的哭聲,他雖沒有親眼所見,但也足夠想象。

            作為皇家的子孫,他很有些骨氣的學了一回唐太宗。

            以江南為根據地打造了屬于自己的小公司。

            公司立足并不穩,面對強大的金人集團,他能做的就是逃。

            那一段不堪回首的歲月,如果不是碰上了岳飛,他的苦難也許會更長。

            岳飛的出現給了他帶來了全所未有的安全感。

            在海上漂泊的日子結束了,非但如此,最讓他感到害怕的敵人也撤離了江南,他再紹興有了自己的別院。

            還有了自己的人馬。

            昔日的皮包公司也慢慢在江南打開了市場,取得了良好的業績。

            這一切都離不開岳飛的努力。

            他出眾的軍事才能和讓人無可挑剔的個人魅力,讓他的南宋責任公司徹底上線了。

            公元(1130年)夏,他把公司總部設在了紹興府(今浙江紹興)、臨安府(今浙江杭州)等地,并且就江南的經濟形勢作出了正確的估計。

            在得力干將岳飛的努力下,荊湖、江西、福建等路的農民起義軍和盜匪都徹底被他消滅。

            有了岳飛這個戰神。



            他的公司規模一日大過一日。短短兩年的功夫,他的公司徹底在杭州上市。

            南宋責任有限公司對江南的政務、旅游、文化、軍事、經濟、民生、航海進行了壟斷。

            強大的經濟文化能力,讓南宋公司的營業額一漲再漲,幾乎有超過父兄當初做董事長的意思。

            這一切自然離不開岳飛的幫助。

            這位年紀不大,卻能力出眾的干將,從1128年遇宗澤到1130為止的四余年間,率領岳家軍同金軍進行了大小數百次戰斗,所向披靡,就連金國集團也不敢貿然動手。

            對此,他很滿意。

            對此,他很感激。

            對此,他很欣賞。

            如果一直就這么下去,歷史也許不會有風波亭三個字,莫須有也不會有,有的是君臣佳話等等贊美的言辭。

            但歷史卻沒有如果。

            作為手下岳飛忠心耿耿讓人感激,作為朋友朋友有難,拔刀相助義不容辭,讓人動容,作為兄弟,出錢出力從無二話,讓人感慨。

            一切的一切都讓人無可挑剔。

            但人終究不是神,達不到完美無缺的地步。

            岳飛是人不是神,當然有缺點。

            岳飛的缺點很明顯——抱負太大。

            他還記得,當初江南局面剛穩定的時候,他欲退避到長安、襄陽、揚州等地,偏于一偶,做個自由自在的企業法人。

            是岳飛上書數千言”,其略云:“陛下已登大寶,社稷有主,已足伐敵之謀。而勤王之師日集,彼方謂吾素弱,宜乘其怠擊之。黃潛善、汪伯彥輩不能承圣意恢復,奉車駕日益南,恐不足系中原之望。臣愿陛下乘敵穴未固,親率六軍北渡,則將士作氣,中原可復。”

            短短數字,豪氣干云。

            這一刻,他知道岳飛是個干大事的人。

            事實證明他的看法是正確的。

            當公司的一切在江南穩定后,藏在岳飛的心里的抱負就慢慢浮出水面——“二圣在北,若金虜放其南歸,陛下何以自處?臣愿領一旅之師直搞黃龍,替陛下恢復北疆,陰弒二圣與亂軍之中,陛下無憂矣”

            為此,他親手寫成一道《乞出師札子》。陳述了自己恢復中原的規劃,而且此時已不再提及迎還“二圣”或者“淵圣(宋欽宗)”之事,只將欽宗包括在“天眷”之中。

            這是一個宏偉卻長遠的目標。

            他不是沒想過,但內心的膽怯與安于享樂的心思,讓他更喜歡江南的風月。

            他很怕冒險。

            那種顛沛流離的生活,一無所有的苦日子他不想再過。

            皇帝這活兒很容易讓人上癮的。

            坐久了,就不愿意下來。

            故國統一,父兄回來,他這個名不正言不順的繼承者還能坐穩屁股下的龍椅么。

            這一切的擔憂,讓他對岳飛的抱負不感冒。



            他試圖說服岳飛,送銀子,送美女,送豪宅,給官職,給名望,一切的一切能給的他都送了。

            他甚至舔著臉說出了自己內心的愿望,希望岳飛理解。

            但這一切都沒能動搖岳飛的心。

            送去的美女、銀子、豪宅、官職、名望都退了回來。

            他知道這個男人是鐵了心要收復中原,一統河山。

            他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對岳飛起了厭惡之心,這個曾經豁出性命幫助自己的男人,他怎么看怎么不順眼。

            但那份患難與共的情義還在,他在等,等待岳飛回心轉意的那一天。

            公元1137年,金國集團最有才能的金太宗死了,他的兒子完顏亶繼承帝位,迫于經濟形勢不太好,金國向他呼吁和談,條件是歸還黃河以南故宋地,并放還他的生母韋氏,歸還已死的徽宗的梓宮。

            這是他夢寐以求的事情。

            那一刻,他心動了。

            然而,一切的一切都說服不了那個男人,公元1138年(紹興八年)二月岳飛還軍鄂州,堅持“戮力練兵”,“日夜訓閱”。

            他很清楚岳飛的能力,十萬岳家軍足以摧毀任何的敵人。

            他很害怕失去現在的一切。

            內心深處的那點情誼在權勢面前變得如此不堪一擊,他開始進一步重用秦檜,并令其與金接通關系,希望和談。

            得知消息的岳飛在公司總部參加了班子成員大會,會上岳飛一臉怒氣的責備了他,還提出了“夷狄不可信,和好不可恃,相臣謀國不臧,恐貽后世譏議。”

            這是要把他架在叛國罪的十字架上,那一刻他動怒了。

            他呵斥了岳飛,并且把這個男人趕出了會議室。

            第二天,他就將一切的和談任務交給了秦檜。

            十一月,金廷派出江南詔諭使張通古、蕭哲,攜帶詔書,來同南宋“講和”。

            十二月廿七日,秦檜以宰相身份代表他跪在金使腳下,答應取消宋國號,作金的藩屬,并每年納貢,南宋與金的第一次和議達成。

            1139年(紹興九年)正月,宋廷宣布大赦天下,以慶賀"和議"的成功。

            這天,天氣不錯,岳飛來了。

            這個渾身散發英雄氣概的男人,在宴會上,讓幕僚張節夫起草了一份《謝講和赦表》,表明自己不趨附和議,誓要"唾手燕云,復仇報國"。

            并且對朝廷加封的開府儀同三司官銜,雖三詔而不受,當著滿朝文武百官的面,岳飛在辭書中說:"今日之事,可危而不可安,可憂而不可賀。可訓兵飭士,謹備不虞;而不可論功行賞,取笑夷狄。"

            這是公開打他的臉。

            他怒火中燒,想殺人。



            公元1140年(紹興十年)五月,發動政變掌權的完顏兀術廢除對宋和議,親統大軍,以山東聶兒孛堇和河南李成為左右翼,取道汴京向兩淮進軍;右副元帥完顏撒離喝統帥西路軍,從同州(陜西大荔縣)攻陜西,敵人突然變卦讓他措手不及。

            他不得不啟用岳飛。

            一切如此所料,岳家軍“無一人肯回顧”,殺得“人為血人,馬為血馬”,大敗金軍,斬金軍五千余人,俘士卒二千余人、將官七十八人,獲馬三千余匹。

            他很害怕,不顧大好形勢,執意下了令,讓岳飛班師。

            他很清楚岳飛的個性,那一天,他十二道用金字牌遞發的班師詔。

            “十年之力,廢于一旦!”

            “所得諸郡,一旦都休!社稷江山,難以中興!乾坤世界,無由再復!”

            這是岳飛的聲音。

            他視而不見。

            1141年(紹興十一年),金國再一次發出了和談的意向書,附加條件殺岳飛(必殺岳飛,而后和可成”。)

            那一刻,他知道金國是認真的。

            他與秦檜炮制了風波亭的冤案。

            十一月初七日,宋金“紹興和議”達成:由宋向金稱臣,將淮河以北的土地全部劃歸金國,并每年向金貢奉銀絹各二十五萬兩匹。

            結果讓他很滿意,唯一讓他擔憂的是岳飛。

            這個心懷天下的男人,只要一日不死,收復中原之心一日不亡。

            短短數日,大理寺丞李若樸、何彥猷上書勸說,布衣劉允升上書為飛申冤,已賦閑的韓世忠因岳飛入獄之事質問秦檜。

            他知道一旦岳飛活著出來結果會是什么。

            內心的不安,徹底清除了他內心最后的一點溫情。

            十二月廿九日(1142年1月27日),他下了命令:“岳飛特賜死。張憲、岳云并依軍法施行。”

            這一年,岳飛39歲。

            一個男人最有作為的時候,被他活活的給扼殺了。

            后悔么?

            當然后悔,這幾年他夜夜都能夢到哪一張傷心的臉,他決定對自己的過錯贖罪。

            他退位的條件之一就是讓兒子給英雄平反。

            誰也不知道這是他的主意,誰也不知,平反的詔書是出自他的手筆。

            能知道的,只有那個人。

            天不知什么時候黑了,看著明亮的夜空,他輕輕吐了口氣,自言自語的說道:“非卿不忠,非朕不明,你的公道在這里,朕的天下也在這里。今日朕還你天下大道。”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五月天色色无码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