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mbdik"></output>
      1. <cite id="mbdik"><tr id="mbdik"><noframes id="mbdik"></noframes></tr></cite>

        <code id="mbdik"><ol id="mbdik"><big id="mbdik"></big></ol></code>

      2. <code id="mbdik"></code>

          1. <output id="mbdik"><legend id="mbdik"></legend></output>

            分享

            更多

               

            李商隱:一路跟失敗搏斗,誰知道成功是這個滋味

            2019-05-14  泰榮林黑皮

            真和美的需要是人生中的一種饑渴。

            ——朱光潛           

            //

            公元856年,憔悴疲憊的李商隱45歲,在中年危機的打擊下,華發早生。

            他結束幕僚生涯,帶著年幼的兒女回到長安。

            長安居,大不易。房價、物價、教育基金,都是無底的窟窿,吞噬人的希望和熱情。

            第二年,被生活壓得喘不過氣的老父親,打算帶兒女返鄉。

            孩子們卻喜歡繁華的帝都,哭吵著要在長安過年。

            長安的年節,有美食珍玩,玩具雜耍,還有漫天的煙花,讓孩子們雀躍,也讓李商隱更加懷念妻子在世的美好。

            他暗暗問自己:“我的人生,真的如此失敗嗎?”

            858年,絢爛的上元夜燈會后,一家人啟程回到鄭州老家。

            年底,貧病交加的李商隱就離開了人世。

            兒子含淚收拾遺物,發現了父親寫的最后一首無題詩。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01

            無 可 倚 仗

            晚唐元和六年(811年),李商隱出生在河南獲嘉,父親李嗣任獲嘉縣令。

            李商隱族里這一支是李唐皇族的分支,向上追溯還是中國歷史上最顯赫家族,隴西李氏的后人。

            大唐皇親,名門之后,名頭是很大的。

            但唐代宗室實在太多了,作為遠房中的遠房,李商隱的家族早已衰落。男丁稀薄,遺傳基因也不大好,家族中人很多都身體孱弱,英年早逝。

            好在長子商隱和次子羲叟相繼誕生,讓父親李嗣有了盼頭。幾年后,為了更好的生活條件,李嗣棄官不做,攜家帶口到了浙江,開始了幕僚生涯。

            秀美的浙江,雨是杏花雨,風是楊柳風。

            作為整個中國文人的精神家園,這里的人文土壤厚度不用多說,江浙多才子佳人,正是文化滋養最好的證明。

            就是在浙江的日子里,李商隱隨父親歲讀經書,七年弄筆硯。”

            這是李商隱難得的幸福時光,在父親的啟蒙下,他早早開始讀書,也對自然的美與文字的美有了最初的認知。

            可惜李商隱十歲不到,父親死在了幕僚任上。

            從此,家里的天塌了。“四海無可歸之地,九族無可倚之親。”

            家庭收入中斷,只能從富庶的江南恓恓惶惶返回家鄉。憑借著祖父生前在老家的一點遺蔭,李商隱一家人在鄭州滎陽落籍。

            古代十歲左右是外出拜師讀書的年紀,在現代也不過是個小學四五年級的學童。李商隱卻要以長子的身份,扛起一家人生活的重擔。替人抄寫,甚至幫人舂米稗販賣苦力,養活母親和幼小的弟妹。

            花明柳暗繞天愁,
            上盡重城更上樓。
            欲問孤鴻向何處,
            不知身世自悠悠。

                                  ——《夕陽樓》

            命運的殘酷,早早降臨在一個孩子身上。

            從李商隱出生開始,他先后經歷了二姐的臥病和父親的離世。兩位至親的死亡,帶來的是無盡的悲傷和黑暗,也是李商隱生命里不斷與最親愛的人告別的開始。

            感懷身世,愁眉難展,是他一生的詩歌底色。

            02

            隱 秘 的 戀 情

            唐代君主多崇道教,士人學道,貴族女子乃至公主學道都很常見。

            可能被時風裹挾,十七歲時,李商隱去了家附近的玉陽山。

            “憶昔謝四騎,學仙玉陽東。

            千株盡若此,路入瓊瑤宮。

            口詠《玄云歌》,手把金芙蓉。

            深靄深霓袖,色映瑯玕中。”

            也許在幽深的山間,也許在肅穆的道觀,李商隱偶遇了侍奉公主修行的女道宋華陽,美麗容顏的吸引和身份的阻隔,在少年心里掀起了滔天波瀾。

            很快,兩人墮入情網。

            帶著禁忌的情感和當時道觀的生活狀態,李商隱寫進了《碧城三首》中。

            “閬苑有書多附鶴,女床無樹不棲鸞。”“紫鳳放嬌銜楚佩,赤鱗狂舞撥湘弦。”“檢與神方教駐景,收將鳳紙寫相思。”……

            詩中各種不可言說,大致可以想象一下。

            徹夜癲狂,終于東窗事發。戀情被迫中止,華陽被遣回京,李商隱也離開了玉陽山。

            情感的挫折、心情的郁結,讓李商隱爆發了一段創作小高潮。

            最有代表性的就是長詩《燕臺四首》,以春夏秋冬四季為題,交織回憶和想象,由尋覓懷思、企盼重會,到悲嘆情緣已逝,最后心死如灰。

            幾年后,李商隱在洛陽遇到了一位柳枝姑娘,竟因《燕臺詩》結了新緣。

            他在《柳枝五首》中寫了長達300余字的序,紀念這位姑娘。

            柳枝是商人之女,純真任性,十七歲未嫁,音樂素養極高。“吹葉嚼蕊,調絲撅管,作天海風濤之曲,幽憶怨斷之音。”

            堂兄李讓山是柳枝的鄰居,他在春日跑到柳枝家的柳樹下,把《燕臺詩》朗誦了一遍。

            柳枝出門來驚奇地問,“誰人竟有這樣的才華?”

            她手斷長帶,請李讓山轉交,并向李商隱發出邀約。

            李商隱顧及身份差距,沒有應約,而是去了長安。

            后來,李讓山告訴堂弟,柳枝姑娘被東面的諸侯搶走了。

            再后來,李商隱拿出了《柳枝五首》,請李讓山把詩抄到曾和柳枝相會的地方。

            花房與蜜脾,蜂雄蛺蝶雌。

            同時不同類,哪復更相思?

                            ——《柳枝五首》其一

            詩寫得簡潔而美,“同時不同類”的感嘆,卻像是兩段感情的共同阻礙。

            如果說華陽的身份太高貴,柳枝的身份卻是太低賤。李商隱在爽約柳枝之后,無疑是歉疚的,《柳枝五首》詠嘆戀人的美好與脆弱,又懷想著失去她的痛苦與悲哀。

            但是,李商隱辜負柳枝又幾乎是必然。唐代士子重婚宦,娶到高門之女,仕途大有可為。李商隱對婚姻的期許也不能例外。

            無論如何,兩段感情都以永遠的離別告終。

            03

            入 仕 之 路

            十歲之后,除了養家糊口,少年李商隱一直拼命讀書。

            “樊南生十六能著《才論》《圣論》,以古文出諸公間。”

            大概和高考命題作文用文言寫成,還得了滿分一個意思。

            一個“出”字,自矜之情活靈活現。

            年少自負的他打算到更大的天地去PK一下。

            東都洛陽,文人云集、政要顯赫,這是他進入的第一個大城市,也是唐代僅次于長安的第二大都。

            十九歲的李商隱經人引薦,遇到了生命中的大貴人,曾入閣為相的令狐楚。

            令狐老先生六十多歲了,經歷宦海風波,閱人無數,卻對李商隱的詩文嘖嘖稱奇,得知李的身世現狀,不由起了愛才之心。

            “你以后常來,和我的子侄一起切磋學習吧。”

            令狐楚是駢文高手,曾臨白刃而不亂,為節度使代寫《遺表》而消彌一場兵變。連武將都嘆服的文人,可見功底有多深厚。在他的指點下,李商隱的駢文突飛猛進。

            令狐楚的提攜,讓李商隱接觸到了極高水平的教育,他不但在令狐家讀書,還留宿其中,幾乎成了令狐家的一分子,和年紀相仿的二公子令狐绹,更結成了少年之交。

            認識的當年,令狐楚就讓他跟隨自己調任,直接到節度使幕府做了個小官。

            “天平之年,大刀長戟,將軍樽旁,一人衣白。”

            李商隱以白衣入仕,獲得官俸,還能學習官文寫作,了解官場。

            第二年,李商隱20歲,令狐楚就開始讓他去科舉歷練。

            可惜晚唐政治灰暗,科場腐敗,李商隱屢試不第,郁悶可想而知。

            嫩籜香苞初出林,於陵論價重如金。

            皇都陸海應無數,忍剪凌云一片心。

                                ——《初食筍呈座中》

            這首在某處顯貴宴席上有感而發的詩,借嫩筍自比,有“凌云”之志,卻又有被摧殘的憤懣之心。

            直到六年后,已任朝中左拾遺的令狐绹借父親的關系,跟主考官三次提及李商隱,他才終于得中進士。

            但李商隱不知道的是,命運給予的所有東西,背后都是有代價的。

            和令狐家的密切來往,讓李商隱的后半生風波不斷。

            04

            無 意 的 背 叛

            考上進士,白衣換上青衣,又通過了吏部考試。夙愿得償的李商隱回家探望母親。

            剛過完中秋,令狐楚的信到了,老人重病,希望視為子侄的李商隱趕去相見。

            令狐楚此時已臥床不起。臨終前,他將寫《遺表》的事交給了李商隱,這份封疆大吏向皇帝提交的最后工作報告,老人沒有交給兒子,也沒有托付幕府中的任何人,而是等著李商隱來執筆。

            連去世后的墓志,也是李商隱寫就。

            “百生終莫報,九死諒難追。”李商隱后來在詩中表達了他對知遇之恩的由衷感激。

            正是令狐楚這份極大的偏愛,讓令狐绹加倍難以原諒后來李商隱的“背叛”。

            那是送令狐楚靈柩回長安第二年的事了。

            與李商隱同年中進士的好友韓瞻與涇原節度使王茂元結親,賀宴上,韓瞻對李商隱透露了岳父對他的興趣。

            幾經牽線,李商隱入了王茂元的幕府,成了王的掌書記。

            王茂元是個武人,為人豪爽開通。據說愛讀李商隱詩的小女兒隔簾偷看李商隱,傾倒于李的談吐和風華,于是王茂元決定將小女兒嫁給他。

            昨夜星辰昨夜風,畫樓西畔桂堂東。

            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

            隔座送鉤春酒暖,分曹射覆蠟燈紅。

            嗟余聽鼓應官去,走馬蘭臺類轉蓬。

                               ——《無題》

            武人的風格是雷厲風行,在王茂元的積極操持下,李商隱和王氏很快成親,甚至李商隱母親那邊也只是修書一封,更別提通知令狐绹了。

            婚后二人談詩論文,感情日深,相見恨晚。

            等李商隱與節度使王茂元結親的消息傳到長安,令狐绹才得知好友已“另抱大腿,改換門庭”。

            令狐家的門生和愛徒,在恩人死后幾個月就拜倒在別人門下,眾口爍金,令狐绹的氣憤和顏面盡失可想而知。

            憑心而論,這事李商隱實在是考慮不周,不通俗務。

            再好的朋友,也要經常通報近況,剖析真心。何況,二人都身在官場。

            朝中牛、李兩黨之爭已經趨于表面化,互相傾軋,雖然王茂元對兩黨都禮數周到,但爭權奪利的站隊,往往非此即彼,令狐绹是牛黨的中堅分子,而王茂元則被劃分在李黨之列。

            05

            痛 苦 的 升 華

            婚后第二年,李商隱回到長安,準備又一輪的考試和任職。

            此后幾年,他一直忙于在長安郊區的樊南建起真正的家,妻子要從涇州(甘肅)來,母親要從濟源(河南)來,他在三地奔波,把分散的家人聚攏。

            這時,他給自己起了新號:樊南生。

            年近而立,文名遠播,新婚燕爾,他對人生充滿了熱望,卻沒想到,遭遇了“十年京師寒且餓”的“樊南窮凍”生活。

            母親年歲已高,長途跋涉來到長安就生病了,大半年后,沒有來得及享福的母親離開人世。

            這是又一次離別。

            此后幾年,李商隱作為家中長子,奔波在上至曾祖母,下至早夭的小侄女,涉及四代人的遷葬之事中,花費了大量精力、財力。

            守孝三年期滿再回秘書省,李商隱才發現自己已置身黨爭的漩渦。牛黨不屑之,李黨不信之,李商隱百口莫辯,只能將郁結化成詩行。

            這期間,他寫了許多無題詩。

            長期以幕僚身份代人寫文,文字并不是自己的,只有詩歌,才是真正自己的心。

            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
            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干。
            曉鏡但愁云鬢改,夜吟應覺月光寒。
            蓬山此去無多路,青鳥殷勤為探看。

                                ——《無題》

            一首詩的題目,在于凝練地記錄客觀事實與主體訴求,也就是文以載道。

            李商隱連題目都放棄了,“價值訴求”也就不存在了,所以他的詩,在歷代都被稱為“艷情詩”。這種帶貶義的歸類,正說明了李商隱回歸到了內心深處。

            來是空言去絕蹤,月斜樓上五更鐘。

            夢為遠別啼難喚,書被催成墨未濃。

            蠟照半籠金翡翠,麝熏微度繡芙蓉。

            劉郎已恨蓬山遠,更隔蓬山一萬重。

                               ——《無題》

            無題,意味著極大的自由,也讓李商隱的詩真正自成一派,達到了新的高度。

            李商隱本來就受李賀影響,想象瑰麗,意象豐富。無題詩中,這一特點更加突出。現實的困頓,也讓李商隱更愿意在幻想的場景中,實現不能企及的夢。

            無題種種,像是站在第三視角的虛空,目睹各種環境和動態,卻又有身在其中的感嘆與抒情。

            清代袁枚在《隨園詩話》中說,“無題之詩,天籟也;有題之詩,人籟也。天籟易工,人籟難工。”

            李商隱在無意當中,磨礪了自己的一顆心,將詩的意象美和朦朧美升華到了獨絕千古的地步。

            06

            詩言心聲

            在人生最后的一段時光里,為了生計,仕途無法寸進的李商隱,只能不斷接受幕僚工作,在各地之間來回奔波。

            心中不是不郁結的。

            本以高難飽,徒勞恨費聲。

            五更疏欲斷,一樹碧無情。

            薄宦梗猶泛,故園蕪已平。

            煩君最相警,我亦舉家清。

                           ——《蟬》

            由蟬及己,“因情造文”,李商隱筆下的蟬就是自己的影子。歷代詠物詩中,這首詩被公認為追魂清絕,上乘之作。

            這首窘迫無援之《蟬》,與虞世南的清雅華貴之蟬(居高聲自遠,非是藉秋風),駱賓王的絕望吶喊之蟬(無人信高潔,誰為表予心)一起,被并稱為唐代詠蟬三絕。

            餐風飲露難飽腹,四海奔波無倚仗。李商隱空有滿懷才華與抱負,卻像這鳴蟬一樣,只能哀鳴到老。

            好在還有家人的慰藉。

            妻子王氏本是錦衣玉食之女,“獨自有波光,彩囊盛不得。”“玉簟失柔膚,但見蒙羅碧。”

            她的美好不僅在于容貌和體態,還在于嫁給李商隱后,遍體綺羅換成荊釵布裙,貧病纏身仍安守家園,獨自養育兩女一兒,不改對他的愛慕之心。

            對妻子的付出,李商隱又愛又憐,兩地分隔的日子里,他寫了大量書信和詩詞寄給妻子。

            最著名的無疑是《夜雨寄北》。

            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

            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

            時間與空間的變換,“未有期”的失望和“漲秋池”的惆悵,被“共剪西窗燭”的幸福向往轉折,那是多么美好的一刻。

            可惜的是,這一刻永遠不會來了。

            大中五年(851年春天),李商隱接到妻子病重的消息,風塵仆仆從汴州回到長安,迎接他的卻是妻子的死訊。

            此夜西亭月正圓,疏簾相伴宿風煙。

            梧桐莫更翻清露,孤鶴從來不得眠。

                              ——《西亭》

            至愛之人的一再離世,徹底掏空了李商隱的心。此后,他的生活熱情大減,身體也急劇變差,常在各種場合想起妻子,寫了大量情真意切的悼亡詩。

            在最后一任幕僚任上,他婉拒了長官將美貌歌姬送他作續弦的好意,將所有的心思和寄托,都轉向了佛教的修行當中,直到生命的盡頭。

            殘陽西入崦,茅屋訪孤僧。
            落葉人何在,寒云路幾層。
            獨敲初夜磬,閑倚一枝藤。
            世界微塵里,吾寧愛與憎。

                                ——《北青蘿》

            //

            李商隱的人生真的失敗嗎?

            或者說,成功的標準到底是什么?

            后人崔玨曾寫悼詩懷念李商隱,“虛負凌云萬丈才,一生襟抱未曾開”

            如果說他的襟抱是仕途揚名,青云直上,那確實是一生未曾開。

            可是,千年以后,誰還記得權傾一時的牛黨、李黨?

            只有李商隱的詩,將唐詩之美推向后人不可企及的巔峰,北宋初期西昆體朦朧詩奉其為詩祖,聲勢浩蕩四十年。

            他開詩界之新天,寫出了每個人生命中最深的底色,和不足與外人道出的幽微情感。這情感曾經被忽略,無視,卻在他的詩里放出了光華。

            他潦倒了一生,詩卻超脫了命運。

            被無數人吟哦、懷想的作品,才是他真正存在過這個世界的證明。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五月天色色无码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