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mbdik"></output>
      1. <cite id="mbdik"><tr id="mbdik"><noframes id="mbdik"></noframes></tr></cite>

        <code id="mbdik"><ol id="mbdik"><big id="mbdik"></big></ol></code>

      2. <code id="mbdik"></code>

          1. <output id="mbdik"><legend id="mbdik"></legend></output>

            分享

            更多

               

            劉禹錫:跟買房相比,快樂更重要

            2019-05-15  八面楚風

            1

            公元819年深秋的一天,衡陽野外,天色晦暗。

            省道上,一架馬車、四個騎者緩緩而行,

            細心的路人會看到,這幾個人的神情十分悲戚。

            走在隊伍最前列的,是一個瘦削的、戴著八字形璞頭的中年漢子,

            他臉上的淚痕未干,一看就是剛剛哭過鼻子。

            不知道從哪兒刮過來一股狂風,卷開馬車上的遮布,赫然露出黑色的棺木。

            中年漢子扭轉馬頭,足足呆了有1分鐘。

            “母親大人,您受累了,兒子這就送您回家,”他喃喃自語。

            他已經47歲,母親是以90歲的高齡去世的。在古代,這是絕對的喜喪。

            但他還是非常悲傷,與母親朝夕相處半個世紀,他的生命里不能沒有那個女人。

            沒有人注意到這支隊伍,也沒有人會在意。

            彼時,大唐帝國正滑入余暉,皇帝成了傀儡的代名詞,宦官們正在冷笑,武將們正玩分割國土的游戲。

            李世民泉下有知,應該是想爬出來的。

            這幫不肖子孫,還配姓李么?

            2

            中年男子似乎有了寫作的靈感,掏出隨身的小筆記本,疾速寫下幾排文字。

            這是他多年的習慣。

            當他還在上小學的時候,大詩人韋應物去他家串門,他也是這樣,拿個小本子跟著,勤奮得一逼。

            他不是在作秀。

            寫作這個東西,其實只有三個決竅,千百年來一直未變。

            多看,多想,多寫。

            中年男人的天賦和勤奮,很早就讓他得到回報。

            24歲就成了太子身邊的伴讀。

            之后20年,更是名動江湖。混詩壇的,幾乎一半都是他的好朋友。

            當然,也有關系不好的,比如韓愈韓老師。

            韓老師脾氣比較火爆,曾當眾指著他的鼻子罵,“劉禹錫,你這個家伙,壞得很!”

            他只是笑而不語。

            3

            每當這個時候,都會有另一個人在旁邊幫腔,甚至動手,

            那個人比他小一歲,平常呆呆的,甚是酸腐,

            他的大名叫柳宗元。

            就在離開衡陽、護送母親盧氏棺木回家鄉洛陽的時候,劉禹錫已經收到通知——

            柳兄弟因為長期水土不服,已經重病在床有些時日了。

            他熟喑醫術,也常給柳兄弟把脈看病,

            以前生病,柳兄弟抵觸吃藥,再說條件差,也沒有好藥。完全靠年輕,硬扛,

            但現在,時間倏忽而過,柳兄弟已不再年輕了,這一關還能過得去嗎?

            劉禹錫心里,是有些擔心的。

            4

            果然,剛剛離開衡陽地界,就有消息傳來,柳宗元離開了這個曾深深眷戀的世界!

            盡管有心理準備,但瞬間劉禹錫還是淚流滿面,泣不成聲(“驚號大哭,如得狂病”)。

            他是一個出了名的倔男人,性格有些過于剛硬。

            這個時候,積蓄已久的淚水,還是不負責任地流了下來。

            眼淚如果不為這樣的人噴涌,那還為誰而流?

            ……

            如果你知道他跟柳宗元曾經的過往,就會理解他當時的內心之痛。

            唐朝詩壇,上演著一部連續劇,名叫《絕代雙驕》,

            以前是李白杜甫,王維孟浩然,后來是元稹白居易,現在,輪到了柳宗元和劉禹錫。

            他們幾乎同齡,20出頭都中了進士(那一年國家只錄取了32人),

            參加工作后,他們都在御史臺辦公,是“永貞革新”主帥王叔文陣營里不可多得的干將。

            他們在事業上相互砥礪,文學上一唱一和,在生活上更是肝膽相照。

            5

            歷時100多天的“永貞革新”流產后,他們走得更近了。

            那場改革之所以失敗,是因為在宦官和軍閥的內外夾擊下,大唐早被掏空,局面早已失控。

            最典型的就是領導人更換太快,從代宗、德宗……一直到武宗,劉禹錫一輩子,居然經歷了8個皇帝,

            對他來說最重要的唐順宗李誦,空有一腔復興“貞觀之治”的理想,身體卻很不爭氣,

            當了26年太子,在將即位的前一年,李誦卻遭遇中風,口不能言,凡事只能用手比劃。

            不久,因為身體不能勝任繁重的革命工作,他被趕下了皇位。

            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曾經炙手可熱的劉禹錫、柳宗元們,就迎來了一撥又一撥的政治沖擊。

            他們一手組建的“大唐改革研究會”,也第一時間被查封取締。

            沖擊越大,劉柳兩人的手,握得越緊。

            6

            他們倆有多好呢?

            我只說一件事,你就知道了。

            公元815年,經過第一次近10年的流放,劉柳兩人回到長安。

            10年異地交困,讓他們身心俱疲,

            撐不下去的時候,他們就互相寫信和詩,一個勁兒打氣。

            他們將各自流放之地當成了改革試驗田,希望有朝一日,星星之火,再次燎原。

            有時候我想,如果公元815年劉禹錫與柳宗元回到首都,不問政事,珍惜生命,遠離是非,那該是怎樣一番光景呢?

            歷史不容假設,回去沒幾天,劉柳兩人同游玄都觀,

            劉禹錫沖動之下,吟出了那首著名的同時也招人恨的“玄都觀里桃千樹,盡是劉郎去后栽”,

            如果說他的詩句里沒有含沙射影,是個地球人都不信,

            宦官們雖然文化水平不高,但也是不信的。

            他們本來就身殘志堅,這首詩再次喚起了他們無窮的斗志。

            回京才1個月,劉柳第二次被下放,而且是到更偏遠、更艱苦的地方。

            柳宗元去的,是廣西的柳州;

            為了表達對劉禹錫的特別關愛,宦官們將他下放到播州,也就是現在的英雄城市遵義。

            那時候的遵義,人口不足500戶,窮得連一棟像樣的房子都沒有,百姓的標配是茅草屋。

            劉禹錫是個孝子,到任何地方都會帶上他的老娘,

            可是這次顯然不可能了。

            老母親盧氏已年近八屆,經不起折騰。

            這個時候,柳宗元站了出來,說出了令劉禹錫暖心一輩子的話——

            兄弟,我跟你換!

            7

            柳州跟遵義相比,條件也好不到哪兒去(后來柳宗元到柳州工作后,只能住在一個破廟里,不巧的是,破廟不太歡迎他,一年內數次著火)。

            但是柳宗元那決然的臉,滾燙的心,讓劉禹錫感動莫名。

            柳宗元說的,不是客氣話,他真的給朝廷遞交了互換流放地點的申請書(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以播易柳”)。

            真是前所未聞。

            宦官們聽說后,紛紛冷笑,又想搗鬼。

            這時候,裴度站了出來。

            裴老師實在是看不過眼了。

            他是當朝御史中丞(國家監察部常務副部長),同時也是柳宗元的運城老鄉。

            他站出來說話,還是管用的。

            最終劉禹錫被改貶到了條件稍好的廣東連州。

            這對難兄難弟,再次踏上南下之路,

            一路上,他們游山玩水,超然物外,

            沒想到,生活的坎坷讓他們有更多的時間相處,寫下他們共同熱愛的文字。

            一直走到衡陽,他們才深情相擁,戀戀不舍地分開。

            8

            劉禹錫、柳宗元,其實在性格上有迥異的一面,

            劉禹錫豁達開朗,是典型的多血質性格,

            而柳宗元敏感多愁,抑郁質男人一枚。

            劉禹錫的逆商,明顯要高過柳宗元,他總是善于挖掘自己性格中高揚開朗的一面,

            而受佛教徒母親的影響,柳宗元一輩子都掙扎在儒學和佛學之間(這一點跟王維很像)。

            下面來比較一下。

            對素來引人發愁的秋天,劉禹錫自得其樂——

            《秋詞》

            “自古逢秋悲寂寥,

            我言秋日勝春朝。

            晴空一鶴排云上,

            便引詩情到碧霄。”

            作為恩師眼中的“宰相之才”,唐順宗眼中的紅人(“貴振一時”),劉禹錫的觀察力自然遠超常人——

            《竹枝》

            “楊柳青青江水平,

            聞郎江上唱歌聲。

            東邊日出西邊雨,

            道是無晴卻有晴。”

            他的倔強與自傲一直如影隨形——

             《浪淘沙》

            “莫道讒言如浪深,

            莫言遷客似沙沉。

            千淘萬漉雖辛苦,

            吹盡狂沙始到金。”

            再來看看柳宗元style,

            《江雪》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孤舟蓑笠翁,獨釣寒山雪。”

            是不是孤獨到了極點?

            再來看一首,

            《入黃溪聞猿》

            “溪路千里曲,哀猿何處鳴?

            孤臣淚已盡,虛作斷腸聲。”

            上面這首,不是孤獨,而有些慘兮兮了。

            9

            公元824年,劉禹錫在安徽下放,自我感覺之良好,到了一生的最高點,

            有他一篇傳世之作為證,因為寫得太精彩,全文錄于此——

            《陋室銘》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階綠,草色入簾青。

            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可以調素琴,閱金經。

            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南陽諸葛廬,西蜀子云亭。

            孔子云:何陋之有?”

            從中學時代開始,囚徒拜讀這一作品,不知道多少次了,

            每次讀之,恍然有一個微笑著的唐朝大漢迎面走來,

            是的,他很倔強,死不低頭,

            對生活微笑,是一種人生境界。

            據說這篇文章是劉禹錫受刺激后寫成的,

            當時他被貶到安徽和州當通判,知縣拒不執行執行國家關于公務員住宿標準,一年之內讓老劉三次搬家,而且面積一次比一次小,

            到最后,幾乎跟豬啊牛啊住得差不多了。

            被一把手欺負,估計大家只有一個選擇,打掉牙齒往肚里咽。

            劉禹錫也一樣。

            反常的是,每換個地方,他都表現得很享受,每次都要寫詩調侃。

            這種感覺,大概跟宋朝的蘇東坡比較相似,

            就是把別人的迫害當享受。

            往往這種遭遇,也是史詩級作品誕生的溫床,

            于是,《陋室銘》橫空出世了!

            它的牛逼之處在于,1200年過后,還感覺作者在冥冥中指引我們——

            和有沒有房子相比,快樂重要得多!

            10

            生活可以馬虎,但對朋友的事,絕不能馬虎。

            柳宗元的遺囑,一半都寫給了劉禹錫。

            而老劉的后半輩子,也忠誠地守望著柳宗元的一切,

            他為好友扶棺下葬,親自撰寫墓志銘;

            他將柳宗元的兒子柳周六養大,視如已出;

            他又寫了幾十篇思念柳兄弟的詩文,一讀就知道,他是哭著寫的;

            他用20多年時間為宗元兄弟整理遺稿,并出版專著。

            應該感謝劉禹錫,正是因為他的仗義和忠誠,我們現在才能看到柳宗元的著名作品,

            比如,《黔之驢》《捕蛇者說》《小石潭記》。

            要知道,古代的記錄條件有限,詩人們的無數精品,已經永遠遺失在時空隧道。

            我想用十二個大字來總結他們兄弟倆的一生——

            你我半生飄零,竟成一世知己!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五月天色色无码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