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mbdik"></output>
      1. <cite id="mbdik"><tr id="mbdik"><noframes id="mbdik"></noframes></tr></cite>

        <code id="mbdik"><ol id="mbdik"><big id="mbdik"></big></ol></code>

      2. <code id="mbdik"></code>

          1. <output id="mbdik"><legend id="mbdik"></legend></output>

            分享

            更多

               

            貝聿銘離世:在西方國家里,做一個中國貴族

            2019-05-19  茂林之家
            他的靈魂,終于可以回到故鄉。

            世界華人周刊專欄作者:顧景言

            新聞背后,有你不知道的世界

            2019年5月16日,102歲的華裔建筑大師貝聿銘去世。

            貝聿銘的離世,使無數人哀嘆,巨星就此隕落,世界建筑界從此缺少了一位殿堂級人物。

            這位祖籍蘇州、出身于名門望族的華人建筑大師,締造了數不清的傳奇。

            肯尼迪總統夫人邀請他設計肯尼迪圖書館;

            法國總統密特朗力薦他重建盧浮宮;

            北京香山飯店、蘇州博物館、香港中銀大廈……

            一座座構思精妙的建筑,撐起的是一個偉大建筑學家的藝術生命。

            貝聿銘,被公認為“現代建筑最后的大師”

            究竟是什么成就了貝聿銘的百年傳奇?他又是憑借什么贏得東西方建筑界的共同認可?

            1

            西方有一句諺語:“至少三代才能培養一個貴族。”

            以此觀之,貝聿銘可以算得上貴族中的貴族。他的家世,在中國絕對屬于金字塔的頂端。

            1917年,貝聿銘出生于蘇州。

            提起他的家族,在富庶繁華的蘇州城里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從明代開始,貝氏家族就是蘇州有名的富戶。

            到了清朝,貝家更是位居“吳中四富”之一,在江南赫赫有名。

            貝聿銘的父祖,都是清末民初的官員,在金融業上頗有建樹。尤其是他的父親貝祖詒,曾經是國民政府中央銀行總裁,地位極其顯赫。

            蘇州著名景點獅子林,在建國前一直都是貝氏家族的私家園林。

            貝聿銘的孩提時代,就是在這座美麗的東方園林中度過的。錦衣玉食、汽車豪宅,他享受著貴公子所能擁有的一切。

            而他從家族中獲益最多的,是良好的教育資源。

            作為蘇州延續了600年的名門望族,貝氏家族非常重視子弟的教育。

            由于清末民初西風東漸,有遠見卓識的貝祖詒已經看到了歐美的強大。

            西方列強在科技、軍事、經濟上,都要比當時衰弱的民國好上太多,幾乎是處于碾壓式優勢。

            貝祖詒決意不再把自己的兒子拘禁在四書五經的藩籬里,而是要讓他看到更廣闊的世界。

            因此,貝聿銘10歲那年,就在父親的安排下進入上海著名的青年會中學讀書,畢業之后順利進入大名鼎鼎的圣約翰大學附屬中學。

            少年時代在上海的這段求學經歷,對貝聿銘的一生產生了不可磨滅的影響。

            彼時的上海是遠東有名的大都市,是中國看世界的一個重要窗口。

            這里有十里洋場,有金發碧眼的女郎,更有開放包容的風氣。

            貝聿銘在這里接觸到了西方的思想和觀念,他的思想也越來越開放。

            看著日益聰慧挺拔的兒子,貝祖詒十分欣慰。按照貝聿銘的學業優秀程度,完全可以就讀國內的名校。

            但是,那時候的中國已經是風雨飄搖。

            日本已經進占了東北,各地軍閥林立,國民政府腐敗無能……山雨欲來風滿樓,中國的大地上已經容不下一張安靜的書桌了。

            貝祖詒對國內的局勢十分憂心。他決定,讓兒子去英國讀經濟學。

            但是,這個決定卻遭到了貝聿銘的強烈反對。

            2

            貝聿銘的心中早就有了一個夢想,那就是去美國攻讀建筑,今后成為一名建筑學家。

            這個夢想來源于他偶然看到的一部電影。那部電影名字叫作《大學幽默》,里面有很多鏡頭展現了美國漂亮的大學建筑和自由的學術氛圍,讓貝聿銘心折不已。

            在經過爭論之后,貝聿銘如愿以償。

            1935年,剛滿18歲的他踏上了前往美國的郵輪。

            當巨大的郵輪緩緩開動的時候,年輕的貝聿銘意氣風發地回望著越來越遠的故國。他一定沒有想到,這一去,就是整整40年。

            再歸來,早已是家國巨變、物是人非。

            一個人往往離開了自己的祖國之后,會發現自己對故國的感情非但沒有被沖淡,反而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濃,越來越熱愛故國的文化。

            貝聿銘也是如此。

            他之所以到美國留學,是因為被美國的建筑所吸引。但是真正到了美國之后,他卻一生都在懷念中國美麗而又古老的建筑。

            為此,他不惜違逆了自己的老師。

            當時他就讀于哈佛大學,是世界著名建筑大師格羅皮烏斯的弟子,非常受格羅皮烏斯的欣賞。

            兩人亦師亦友,無話不談。

            然而,當格羅皮烏斯帶著驕傲和自負的情緒,告訴自己的這位愛徒,在不遠的將來,其他國家都會追隨那些歐洲和美國的建筑設計。

            貝聿銘卻沉默片刻,告訴老師,自己不同意他的觀點。

            多年以后,貝聿銘回憶此事的時候依然十分堅決:“我來自中國,我不希望那些在美國和歐洲到處可見的建筑也出現在中國。”

            一個民族最好的建筑,絕對是要結合本民族的文化傳統,而不是一味照搬別國。

            貝聿銘不忍心讓中國徹底被西式的建筑占領。

            雖然在觀點上有所不同,但是貝聿銘和格羅皮烏斯的關系依然很不錯。貝聿銘在建筑領域的才華橫溢,使接觸過他的人都印象深刻、贊不絕口。

            1945年,貝聿銘在哈佛大學留校任教,擔任了設計研究所助理教授。

            待在象牙塔里做研究,而且是哈佛大學這樣的象牙塔,是多少學者夢寐以求的事情。

            但是,貝聿銘卻并不是一個甘心只埋首書齋的人。

            3

            他的身體里,流淌著蘇南世家數百年來善于從商的血液。

            僅僅端坐書齋,醉心學術,并不是貝聿銘想要的。

            他要的,是讓自己夢想中的建筑設計,在世界各地落地生根。

            而做建筑是需要商業投資的,單憑學者在象牙塔里的那點修行根本就不夠,需要的是靈活變通的商業頭腦。

            這時候貝聿銘得天獨厚的優勢就顯露出來了。

            他情商很高,善于和各色各樣的人打交道,東方式的溫文爾雅和體貼入微總是能博得投資者的好感。

            甚至,在某些時候,他不惜采用一些“小心機”。

            1948年,貝聿銘取得了紐約房地產大亨柴根道夫的信任,成為第一位受聘的中國建筑師,在美國建筑界很快嶄露頭角。

            但是,貝聿銘很清楚,如果想要真正揚名立萬,必須拿出一個標志性的作品。

            上個世紀60年代,一個天賜良機擺在了貝聿銘面前。

            美國總統肯尼迪不幸遇刺,為了紀念這位年輕有為的總統,美國政府決定建造一座圖書館來予以紀念。

            這座圖書館的名字,以肯尼迪總統的名字命名。

            一時間,無數建筑師摩拳擦掌,都想要爭取到這個機會。

            然而決定權在肯尼迪總統的遺孀杰奎琳的手中。誰能取得杰奎琳的信任,才能有勝算。

            貝聿銘邀請杰奎琳來自己的事務所商談。

            在杰奎琳抵達之前,貝聿銘提前早已打聽好了她的喜好,甚至連她喜歡哪種花都打聽得一清二楚。

            之后,貝聿銘火速布置一番,完全依照了杰奎琳喜歡的風格。

            當杰奎琳被事務所的環境所吸引的時候,貝聿銘在言談中透露了自己出生于1917年。

            而英年早逝的肯尼迪總統,也恰巧出生于1917年!

            杰奎琳聯想到自己的丈夫,不禁對眼前這位中國建筑師好感又增加了幾分。

            最終,貝聿銘順利拿到了肯尼迪圖書館的設計項目。

            4

            1979年,也就是在肯尼迪圖書館落成的同一年,已經享有盛譽的貝聿銘回到了闊別40年之久的祖國。

            他接受中國政府的委托,承接了香山飯店的設計任務。

            雖然在海外待了那么多年,但是貝聿銘對中國古典建筑的自豪感卻從未消減。

            他一直認為,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中國的建筑一定要體現本民族的特色至美。

            香山飯店的設計圖出來后,幾乎所有人都被這座飯店濃厚的中國古典韻味所吸引。

            貝聿銘按照中國園林的特點,采取了獨特的設計布局,使香山飯店外表古樸自然,與四周的山光水色相得益彰。

            1980年,貝聿銘承接了他一生最得意的作品——翻修盧浮宮。

            法國總統密特朗非常喜歡貝聿銘的建筑設計,這次不惜頂著巨大的壓力授予重任。

            很多法國人對貝聿銘并不看好,因為法國人多少都有些傲慢,他們接受不了一個黃皮膚黑頭發的中國人來翻修法蘭西的瑰寶——盧浮宮。

            貝聿銘的設計圖出來之后,更是舉世皆驚。

            有些法國人非常憤怒。

            因為貝聿銘設計了一個玻璃金字塔作為盧浮宮的入口。

            這個設計用今天的眼光看來十分現代,很精巧,但是在40年前的法國,人們覺得這個金字塔簡直是個丑陋的怪胎。

            幸而密特朗總統態度堅決,給予了貝聿銘高度信任。

            最終,玻璃金字塔拔地而起。在今天,已經成為巴黎的地標性建筑,更是無數建筑師學習參觀的樣板之一。

            香港中銀大廈,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中國銀行總行大廈,美秀美術館……

            貝聿銘一生杰作無數,然而真正讓他最為嘔心瀝血的,是蘇州博物館。

            蘇州是貝聿銘念念不忘的故鄉,他一直渴望為家鄉貢獻一件建筑作品。

            自己的作品,能夠代替自己,完成葉落歸根的愿望。

            所以,當接下蘇州博物館的設計工作之后,貝聿銘感慨地說:“蘇州是我的祖籍,這是我最大最后的挑戰。”

            他以白色作為蘇州博物館的主體顏色,把中國的山水園林因素融入其中,體現了江南風韻和水鄉風情,古色古香。

            這是貝聿銘的心血之作。

            后人提起他的時候,都會說他是一個華裔建筑大師,因為他的國籍已經不是中國。

            然而,這是時代的無奈所造成的,貝聿銘的心中始終認為自己是一個中國人。

            他的三個孩子,分別起名叫禮中、建中、定中,其中含義,不言自明。

            如今,102歲的貝聿銘走完了自己的一生,他的靈魂,也終于可以回到故鄉。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五月天色色无码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