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mbdik"></output>
      1. <cite id="mbdik"><tr id="mbdik"><noframes id="mbdik"></noframes></tr></cite>

        <code id="mbdik"><ol id="mbdik"><big id="mbdik"></big></ol></code>

      2. <code id="mbdik"></code>

          1. <output id="mbdik"><legend id="mbdik"></legend></output>

            分享

            更多

               

            我,到點下班:成年人不敢打破的社交禁忌,都被她說出來了...

            2019-05-22  gs老張

            文/槽值小妹      編輯/MBA智庫琉琉

            電視劇《格子間的女人》中有句話,“無論職場還是感情,要替別人著想,但為自己活著。”

            但對于現在的年輕人來說,為自己活,真的太難了。

            做完了自己的工作還要幫別人分擔,臟活累活都得理所當然地一并拿下,稍微抱怨一下就會被貼上不能吃苦的標簽。

            如果偶爾哪天到點就下班——“怎么回事?你的工作是不是不夠多?”

            最近,有部日劇公然向加班這種“潛規則”發起挑戰,光看劇名就讓人感到極度舒適:

            《我,到點下班》。

            女主角東山,是一個網絡公司的項目總監。

            她的人生信條是——到點下班,絕不在公司多待。

            遇到領導,就在領導的注視下走進電梯,大方說再見。

            同事對這種行為極度不理解,試圖用各種理由說服她留下:

            比如項目結束需要開慶功宴;

            比如要提前做好下一個項目的規劃;

            但這些看來“理所應當”的要求,都被東山果斷拒絕,不留余地。

            6點01分準點下班,一路小跑到附近的中餐廳“上海飯店”,只為了趕上到6點10分有效的“歡樂時光”,享受一杯半價啤酒。

            一大口冰涼啤酒下肚,幸福感滾滾而來。

            這些做法夠“過分”嗎?

            不夠。

            東山決不放過任何合理假期,想請的時候就大膽請,休了一天年假,還要再請一天,一個人泡泡溫泉。

            之后做個“馬殺雞”,悠閑的假期必須完美。

            不只是同事,東山的這種工作態度,甚至被常去同一家飯店的其他兩個食客質疑:

            “這樣子一定不會出人頭地的吧?”

            女主在劇中說的每句話,都是如今職場人的血淚心聲。

            1

            那群從不敢到點下班的人

            在現實中想做到東山這樣,太難。

            就像這部劇的片頭畫面,東山穿著一身白衣,站在一大片黑壓壓的,急速行走的人群中,像個異類。

            “放松”是要承受壓力的。

            常在一起喝啤酒的大叔們回憶曾經:

            不拼命努力就會被淘汰,恐懼感下人人自危,誰敢不加班。

            早下班一時爽,難免要面對各種流言和眼光,甚至領導的“不可抗”壓力。

            “我都沒走,你憑什么走?”

            被莫名其妙的責任感綁縛,被隱形的職場規則馴服。

            這種“吃苦”的委屈有兩種,一是被發現很努力,所以活越來越多,多到正常人類無法應對的地步;

            二是做完了手頭的工作,也習慣性加班,因為“早離開”的負罪感更不好受。

            不敢到點下班,才是職場的常態。

            • “這是每個新人的必經之路”

            三谷是與東山一個辦公室的同事,兩人年齡相仿,性格上卻截然不同。

            到點下班對三谷來說基本不可能,她還是學生的時候就從不請假,即使生病也不落下工作。

            不僅對自己狠,三谷對待新人,也嚴厲到有些過分。

            一天,新來的職員加班到很晚,第二天到崗的時間就比平時晚了些,但沒有遲到。

            她被三谷劈頭蓋臉地訓斥:

            新人做了指甲,也成為三谷攻擊的對象。

            “有時間臭美,怎么沒時間加班?”

            “三天兩頭出去玩,肯定是工作量不飽和!”

            新人稍有不滿,三谷便搬出一副“我這是為你好”的態度。

            本著“為后輩好”的想法,三谷讓新人在限定時間內做完沒必要急著完成的工作。

            因為她堅信,“加10倍努力的人才會有前途”

            領導壓榨手下,冰冷無情。

            但從另一種角度看,他們也有點“可憐”。

            三谷的倔強和苛刻,是“職場后遺癥”。

            東山偶然在一次宴會中碰到三谷之前的同事,才發現,三谷當新人的時候也不好過。

            她總是被前輩惡語相向、從來沒有被表揚過,甚至因此成了公司其他人的笑柄。

            一字一句,旁人都記得清清楚楚。

            更不用說這些話在三谷心中的分量。

            被情緒暴力包圍的三谷,只能用不停工作、付出額外勞動來麻痹自己,用自我壓榨證明存在價值。

            初入職場、渴望成長的三谷徹底扼殺了自信。

            所以這些扭曲的方式,也被順理成章地轉移到她的后輩頭上。

            忍不下去的新人辭了職,為了報復,換掉了三谷的電腦密碼。

            三谷做到一半的方案沒辦法打開,只有重做。

            • “我現在回家,就輸了”

            做東山的前輩時,賤岳是一個隨性的人。

            東山能在新人時期就每天按點下班,多虧她的包容,兩人也常常一起去飯店喝“歡樂時光”的啤酒。

            但在生完一對雙胞胎之后,重返工作崗位的“職場媽媽”賤岳就像變了一個人。

            她放下家里兩個六個月的孩子,讓老公休育兒假帶娃,自己回到一線拼命工作。

            “要我做什么都行!”

            她由內而外地透著濃濃的危機感。

            賤岳本可以享受三年的育兒假,提早回來,就是怕位置被取代。

            所以拼命向領導表明自己非常能干、生了孩子也完全沒問題,一回來就立刻大包大攬接下重點項目。

            但作為一個新手媽媽,要面臨的麻煩實在太多,光有一腔努力工作的熱血完全不夠。

            即使丈夫休了育兒假回家帶孩子,她的生活還是一團亂麻:

            比如把托兒所的申請文件帶到了公司,丈夫又著急要用,只能讓同事幫忙跑腿幫忙送到;

            比如深夜下班回家,想看看寶寶卻不小心把他們吵醒,急忙去沖奶粉還燙到自己;

            比如,做好給寶寶的輔食、給丈夫一天的飯菜后繼續做方案,累到趴在桌上睡著。

            第二天一早醒來,錯過了匯報時間,圍裙都來不及脫……

            麻煩一點點地爆發,賤岳在工作中失誤不斷;帶著團隊從頭再來,還被客戶指著鼻子罵。

            犯錯在所難免,但如今的身份,讓領導更容易抓住她的“把柄”。

            寶寶發燒了,她明明心里擔心得要命,自己能做的工作已經完成,還是不敢走。

            “如果我現在回家,就輸了。”

            如果不是深切感受到過不公平,這個在職場有足夠底氣的人,又怎么會在當了媽媽之后就為工作徹底改變自己。

            從告知公司自己已經懷孕的那時起,賤岳就在被區別對待:

            先是被踢出重點項目,繼而被調離一線,去了能準時下班的部門,即便她沒要求。

            “懷孕了就等于一切歸零了。”

            長時間的努力積累下來的聲望和地位,煙消云散。

            重返職場,除了通過不斷地加班、拼命出成績來證明自己,賤岳也不知道還有什么方法能找回“尊嚴”。

            這種不甘心,也是許多職場女性的無奈。

            生活多艱,加班的理由多種多樣。

            但相同的是,每一個義務加班的人,都被或多或少地剝奪了本就少得可憐的生活時間。

            2

            年輕時大家都拼,所以每個人都沒得選

            當工作能給人些許樂趣,生活才能讓人有繼續下去的動力。

            對于職場新人,加班也許不是百害無一利,可現實情況是,讓生活失衡的罪魁禍首,就來自無節制的“努力”。

            女主東山一開始也和其他新人一樣。

            受到“要負責任”“不要做沒用的人”“不要麻煩別人”這樣的職場教育,每天勤勤懇懇,超額加班,想方設法獲得上司認可。

            周圍的每個人都在催促她更快一點,每個人都在要求她提升效率。

            但這樣的付出,沒有讓她收獲快樂和成就感

            東山陷入更深的痛苦和疲憊。

            堅持了沒多久,她每天的想法就變成:

            “生病或是受傷就好了,這樣就可以有正當理由休息一段時間了。”

            她的“夢想”變成了現實。

            在公司奮斗了半年后,因為過度疲勞,她一腳踩空,從樓梯上摔了下來,生命垂危。

            經歷了這一劫難,東山才清醒過來:

            人不是完全為公司而生的,還是要活得輕松點。

            所以當她再次求職,需求只有一個:我要準時下班。

            放棄一些,就得到一些;

            得到一些,就失去一些。

            那家賣半價啤酒的餐館,還有另外一位老主顧。他每天吃過晚飯后都返回公司加班。

            一次,他加班時出現胸痛、喘不過氣的癥狀。被人發現的時候,已經在公司沒了氣息。

            人是流動的,椅子從來不會空。

            2016年,日本一家知名廣告公司的員工高橋茉莉,從員工宿舍跳樓身亡,年僅24歲。

            家屬說她因過度加班患上抑郁癥,最終內心不堪重負。

            病發前,她加班長達100個小時。母親整理了高橋日記,內容都在宣泄工作的辛苦:

            “要加班20小時了……害怕第二天來臨……凌晨4時都要工作……好想死……”

            職場面前,對于拼命,不分性別。

            “就應該為公司奉獻全部,這就是日本的上班族。”

            3

            職場只看結果,但互相尊重是必要前提

            雖然看得扎心也痛快,但東山在職場中的選擇,處于絕對的理想狀態。

            年輕人沒有勇氣、也無法完全對加班說不,就只能試著自己調節。

            員工可以提高工作效率、合理安排時間,盡量找到自己生活的節奏;

            公司作為尊重,也應該提供相應的報酬。

            不是不能吃苦,而是吃苦也要有理由。

            • 提升工作效率

            劇中的東山之所以能理直氣壯地走,就是因為她的工作極有條理。

            每一項任務都寫在便利貼上,整齊貼在電腦旁。

            上班時間就把全部的精力全身投入在工作上,既不扯皮也不偷懶。

            這樣,每天她準點下班,自己休息的時間得到保證,工作按時完成又不會給同事帶來麻煩。

            也因此,她分得清自己的工作和別人工作的界限。

            到了下班時間,因為同事的團隊接了一個新項目,有人問東山要不要幫忙,這個時候她非常肯定地說:

            “我要準時下班。我們做自己的工作,在別人需要的時候再去幫忙。”

            • 遇到難題,別自己死撐

            很多人抱著“麻煩別人是不道德”這樣的想法,面對問題自己死磕,最后疲憊不堪。

            往往也是悄無聲息把事情搞砸的人,最容易給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人都是半吊子的,人無完人。遇到困難就依靠別人,遇到危機就別死撐。”

            和領導交待任務進展,如果實在有困難不能按時完成,就及時溝通,并給出能想到的解決方案,不能主動創造問題等別人來解救;

            完成以后,主動告知領導及同事完成情況,最好附上自我體會和對經驗改進的總結。

            • 別被刻板印象限制住

            職場中有很多“偏見”,卻也無可厚非。

            “八卦”是人性的本能,不被閑言碎語擾亂心思,其實是在保護自己。

            ① 不要因為被批評陷入漫長的痛苦反思

            “明明是新人,把工作做到完美才奇怪吧”。

            目標切合自己的現狀,一時沒有達到也無需沮喪。

            若因過分反思帶來的超量的壓力,最終會讓自己超載,反而更無法把工作完成。

            ② 不要因為在意同事的好奇,改變自己的決定

            賤岳重返職場后,有老公在家安心帶娃,也被嚼舌根:

            “怎樣的上司才會批準男的請育兒假啊?”,上司還會揣測賤岳的丈夫一定是公司的包袱,要不就是失業在家賦閑。

            別人的眼光有千萬種,我們永遠無法滿足所有人。

            ③ 溝通前,放下標簽

            對新入職的員工,東山坦言自己應付不來,不知道怎樣對待這些“新新人類”。

            前輩賤岳告訴她,不要給他們貼上標簽,提前預設交流和溝通上的障礙,而是要關注他們本身。

            東山用這樣的觀點看自己帶的新人,果然發現了他身上的閃光點——他每天都在清理碎紙機里的垃圾,一直在做這種必須有人做,但很多人都不想做的事情。

            公司是為人存在的,人不是為公司而存在的。

            工作是為自己做的,生活也是。

            就如羅素在《閑暇論》中所言:

            必要的適當工作就可愉快地歡度閑暇時光,而不致使人疲憊不堪。一個人如沒有充分的閑暇,就和許多美好的事物無緣。

            ● 作者槽值小妹。本文轉自網易新聞公眾號“槽值”,情感八卦吐槽,能走心也能講道理的妹子,既能提筆寫文,也能教你把妹撩,關注槽值尋找共鳴,治療你所有不開心。公眾號:“槽值”(ID:caozhi163)微博@槽值。MBA智庫(mbalib)經授權發布本文,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五月天色色无码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