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mbdik"></output>
      1. <cite id="mbdik"><tr id="mbdik"><noframes id="mbdik"></noframes></tr></cite>

        <code id="mbdik"><ol id="mbdik"><big id="mbdik"></big></ol></code>

      2. <code id="mbdik"></code>

          1. <output id="mbdik"><legend id="mbdik"></legend></output>

            分享

            更多

               

            南京南京

            原創
            2019-05-22  80末的詩

            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此景,或許幾多年后,我們會感慨至此。雖詞不達意,但實有此感。

              晨露未涸,已是旭陽高升,將近七月的夏日,總有了那么一份炙熱,生命的年輪幾轉,結束了這十八年的學生生涯,終有機會工作。父母之情似海,養育之恩如山,男兒當自強如斯,責任莫不行之,大抵如此。

              午后時分,登車遠行,小昧數時,于四點至南京,車內的清涼與初踏地面的炙熱,形成了一種強烈的反差,讓我有了瞬間恍惚,舉目四望,我向前踏出了此行的第一步。從未坐過的地鐵讓喧囂的世界瞬間安靜了下來,D2公交之上小憩,看著周遭來來往往的人群,他們忙碌的生活似乎從不停歇,也許他們并未思考過真正的原因,但,活著,足以詮釋所有。

              夫天地者,萬物之過客,光陰者,百代之過客,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

              每每初臨一個城市,我總是在仔細的甄別它所承載的氣息,無論有意或者無意,突然之間就浮現在了我的腦海之中。坐與前行的地鐵之上,突然想起了這么一句話,每個城市都有她的靈魂,那么,南京的靈魂又是怎樣的?厚重而不失大氣,古老而不失典雅,這樣一個古城,總殘留了她些許的歷史痕跡,尖翹屋檐的法式建筑,與我眼前匆匆而過,令我想起了青島八大關小別墅的淡雅;錯綜繁復的街道,無不展示著每一次變遷的腳步,就像那大道之側的泡桐樹,粗壯而略帶腐朽的年輪記錄了它曾看見的點點滴滴,那么,就在我倏忽而過的瞬間,它是否也記住了我呢。

              郁郁蔥蔥的樹木穿插在層層街道之間,伴著灑向地面的斑駁陽光,似乎已成為了一個老城千年不變的韻律,夕陽染黃了午后的天空與我的腳下,如泛黃的老照片,記錄下我的身影——南京,我來了。

              煙雨舊曾諳,雖不及江南,倒也在初晨時分將我喚醒。一場微雨,使得本該炙熱的大地帶了幾絲清涼,讓初到南京的我有了種天無三日晴的錯覺。雨未絕,思無雨具,往購之。得傘遂返,衣衫半瀝腿足泥濘,觀之訝然,后,恍然釋之。辰時二刻,與眾人行至公司,報道事宜。午后于寢,往返公司接車校友,甚悅。思緒飄然,讓往日的我漸漸改變,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新的征程,自當有一個新的自己。

              延綿的雨,似乎從不停歇,七月,成為了這個地方的雨季。夢,依舊夜雨彌漫,貫穿了黑暗,黎明破曉,伴隨著雨滴的清靈將我帶出夢鄉,六時一刻,仍是同一時分。培訓第一日,聞張總之語,若醍醐灌頂。“豬三愿”之例,讓我不得不想到,我們如果沒了追求,是不是還不如這只豬?做人如果沒有理想,跟咸魚有什么兩樣。在人生的某個階段 ,某一時刻,至少,我們要有一個追求,一個我們可以為之奮斗的目標。

              三日,南京的天氣,似乎已經不滿足于淅淅瀝瀝的延綿小雨,轉眼晚召夜幕,雨滴漸長,暴雨即來。雨未停,不知何時見蒼穹,夜雨風時吹落橘色綿瓦,黑暗中,濺不起的水花錯綜匯聚,成一注輕音。上善若水,水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故幾于道。水性至柔,萬物而無不容,謙讓禮義恭;水亦至剛,滴石而莫不穿,事當持以恒。

              四日,雨,不得軍訓。公司派遣定奪,終得償所愿,山東煙臺。只嘆峰回路轉,柳暗花明又一村,未曾想重回山東,喜不自禁。

              于南京五日,此地所行不過數里,實不敢談來過南京。

              晨,行于南京,車馳一日,于午后五點至。

              經日照,莒縣,感慨幾多,未曾想我會以這種方式經過此地,物是人非莫相望,只是忘不掉。青島,與膠州停歇,又經四年求學之地,思緒紛飛難停,時光似流水,記憶如影片,花非霧斷,年少輕狂漸去。于苦痛中成熟,回首再堪,如一笑泯恩仇。相濡以沫,莫如相忘于江湖,往事散,向前看。

              臨近煙臺,車行三刻,紅果林木未盡,訝然。

              前行便是蓬萊,斜陽萬里孤鳥沒,但見碧海磨青銅。蘇軾的一句詩句,蕩起心底層層漣漪

                    啟程。

            ——作于2014年7月8日,由南京前往蓬萊。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五月天色色无码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