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mbdik"></output>
      1. <cite id="mbdik"><tr id="mbdik"><noframes id="mbdik"></noframes></tr></cite>

        <code id="mbdik"><ol id="mbdik"><big id="mbdik"></big></ol></code>

      2. <code id="mbdik"></code>

          1. <output id="mbdik"><legend id="mbdik"></legend></output>

            分享

            更多

               

            虛擬世界的外掛經濟學

            2019-05-23  圓角望

            文 | 無銹缽

            自1972 年,羅伯特·卡恩在華盛頓舉辦的世界計算機通信大會上親自演示了第一代互聯網的雛形——ARPAnet開始算起,這一人為架構的虛擬世界已經延續了整整47年。

            47年的時間里,互聯網都在作為一種人們眼里不可思議的工具而存在著,它象征著一個物種想象力的邊界,并在人們對于未來生活的種種期待之中完成了自我的升級——在21世紀的第二個十年里,它從一些數據和傳輸介質,蛻變成了現實生活的一部分。

            正如史蒂文·斯皮爾伯格在電影《頭號玩家》中作出的暢想一樣,奠基在互聯網之上的龐大世界,終將在不久之后,成為人類棲居精神需求的一片“綠洲”。

            然而熒屏之外,盡管讓高達和機械哥斯拉這樣的動漫人氣角色跨越了各自的背景故事并獻上了一場精彩絕倫的聯袂演出,但電影的最后,老爺子還是借主人公韋德·沃茲之口表達了他自己的思考:

            “虛擬世界只是現實生活的一種延申,它并不能脫離現實而獨自存在。”

            圖片來源:頭號玩家電影截圖

            話雖如此,但兩個世界的規則畢竟還不能一概而論。以數據和字符所構建的網絡世界,其運行機制本身仍然存在著諸多不完善之處。

            與此同時,一批潛藏于虛擬與現實之間灰色地帶的“超能力者”隨即應運而生。


             01


            所謂的“超能力者”,是一種網友群體之中的戲稱,具體指的是利用各類游戲軟件的漏洞制作或使用輔助工具的一批人。

            這一類人的存在,對于其他“友好”的玩家來說,不啻為一場災難。

            他們的槍械可以自動瞄準,血量和護甲值都是無限的,更有甚者,通過一些簡單的數值調整,他們中的一些人甚至可以做到飛天遁地、御水而行。

            也正是因為如此,在時下較為火爆的大逃殺類游戲中,他們還有著一個令人哭笑不得的綽號:“大羅金仙”。

            在此基礎上,一場普通玩家和作弊者之間的“誅仙大戰”就此展開。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事實上,外掛背后的歷史,幾乎和國內游戲產業的歷史一樣悠久,并在長期的發展中,伴隨著游戲產業的規模的擴大而形成了自己的黑灰產業鏈。

            其實很少有人知道,第一代的游戲制作者們對于外掛的態度,是很包容的。

            許多人第一次使用外掛,還是在玩《仙劍奇俠傳1》的時候使用的金山修改器,通過對于游戲內部一些數據的修改,這款軟件可以讓你輕輕松松地在幾分鐘里升到滿級。

            彼時,在游戲產業初步建立的國內,很難有人能夠抵擋住這樣的誘惑,這也導致了當時網吧里“開掛”之風一度盛行。

            圖片來源:網絡

            另一方面,由于當時國內市場上的游戲普遍還都只停留在單機的層面上,大部分制作者們對于這種開外掛虐電腦的行為也都采取了默認的態度。

            然而,伴隨著游戲產業的發展,他們在不久之后就嘗到了自己親手種下的苦果。

            伴隨著局域網時代的結束,多人對戰系統的興起,市面上主流的各大游戲開始從以往簡單的毆打電腦模式變成了玩家之間的切磋交流。

            或許是因為忍受不了技術的緩慢提升和游戲快感的落差,亦或許是“開掛”的風氣已然深入人心,為了獲得以往那種砍瓜切菜般的游戲體驗,不少人最終還是選擇了打開了外掛軟件大殺四方。

            等到不少游戲公司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游戲的風氣和氛圍已然形成,面對鋪天蓋地的外掛需求,他們除了賬號封禁之外,也并沒有更好的處理手段。

            這批來自中國的外掛玩家們隨即以勢不可擋的力量沖出了亞洲,沖向了世界。

            此前火爆全球的游戲《Apex英雄》中,一份由該游戲的制作方重生工作室發布的檢查報告顯示:《Apex英雄》使用的反作弊技術已經封禁了超過 35.5 萬名使用外掛的電腦玩家。

            其中,超過90%的開掛者來自中國。

            與之相對應的是,這份報告里的另一項數據打了所有人的臉,此前論壇上為中國人開掛的辯解更多是停留在龐大的人口基數上,“他們有數以億計的游戲玩家,相比之下開掛的人數自然更高”,人們總是這樣說。

            然而根據《Apex英雄》官方發布的數據來看,來自中國的玩家在整個玩家群體里只占相當小的一部分。

            小部分的人,開出了游戲里幾乎所有的外掛。

            另外一些工作室內部的人員則在網上吐槽稱:希望可以把中國玩家單獨放在一個服務器里,讓他們之和自己人玩。

            另一邊,盡管對外掛采取了雷霆手段,但游戲更新完成后,不少人仍然表示,自己的游戲體驗并沒有得到任何的優化,外掛的出現依然十分頻繁。

            對此,一位業內人士表示,這是沒有辦法的,因為這些游戲公司對于外掛本身的處理經驗有限,“即使是貴為世界最大游戲公司之一的EA公司,也不曾見到過任何一個地方有著像中國一樣復雜、齊全的外掛產業。”


             02


            中國的外掛產業到底發達到了什么程度?

            隨便打開QQ群聊搜索一個游戲,結果多半都是和外掛銷售有關。

            在淘寶上搜索“Apex原力”(外掛的別稱),隨手向下一拉,就有數十間標注著透視、自瞄的外掛銷售店鋪。

            這些店鋪中,部分銷量不錯的甚至可以達到每個月兩千份左右,按每份外掛6-25元不等的價格,一個單一游戲的外掛就可以輕松為店家帶來過萬的收入。

            這還是在Apex英雄在國內已經熱度大減的情況下。

            另一邊,國內的外掛已經自主實現了產業升級,甚至構建了自上而下的產業鏈條。

            在這一產業鏈條中,外掛作者是產業鏈上游和核心,他們外掛的核心代碼的撰寫,然后是各式各樣的分銷商,他們拿到不同作者的源碼后包裝成不同的外掛,再轉交給渠道商。

            最后再由渠道商聯系各個經銷商進行售賣,而這些經銷商,往往也就是人們熟悉的外掛販子。

            在這些層層相扣的環節中,外掛販子和外掛作者的利潤并沒有多少,大部分的利潤都進了中間的分銷商和渠道商的口袋,他們是這一黑灰產業里“隱藏在帷幕下”的人。

            2018年,騰訊聯合警方破獲各類外掛制作銷售和游戲詐騙盜號等案件33余起,抓獲犯罪嫌疑人350余人,其涉案金額更是達到了夸張的1.51億元。

            1.51億元是什么概念,要知道,作為世界游戲產業巨頭之一的暴雪公司,整整起訴了做他們游戲外掛的一個公司八年的時間,才讓后者付出了區區800萬美元的賠償。

            此外,種種跡象表明,擁有者完整產業閉環的外掛工作室已經不僅僅只局限于為一些火爆的游戲制作輔助軟件了,他們之中最厲害的那部分,甚至已經開始和一些上市的游戲公司合作,玩起了資本的布局。

            此前鈦媒體就曾報道過,來自各大工作室的刷榜類作弊軟件已經徹底占領了IOS商店的榜單。在2015年A股市場瘋狂并購游戲公司的時候,很多A股公司甚至還一度要求標的公司通過刷榜的手段提升營業額。

            盡管這部分自己充給自己的錢都要被蘋果公司截留30%,但由于營業收入對應被收購或者借殼上市的市值,往往可以實現10-15倍刷榜金額的市值擴大,加之二級股票市場的變現,這怎么看這都是一筆劃算的買賣。

            與此同時,伴隨著公司的成功上市,它們中的一部分仍然要頻繁依靠刷榜這一作弊手段維持自己的營業額,從而保證自己股價的穩定。


             03


            與此同時,依然留守在游戲產業中的那部分外掛工作室,也開始不再簡簡單單的滿足于尋常外掛的制作。

            他們高舉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發揚自力更生的寶貴精神,自發的對自己旗下的外掛產品進行著更新換代。

            普通的自動瞄準外掛因為使用起來過于簡單,已經難以滿足用戶屠戮的快感,在此基礎上,來自遙遠東方的創造力再度震驚了世界。

            前一段時間,一段關于Apex外掛的視頻在各大社交媒體網站上廣為流傳,視頻的主角是一位名叫“葉問傳奇”的中國玩家,在這款以槍械射擊為主要攻擊方式的游戲里,他擊殺對手的方式也很特別:用腳踢。

            于是,全球各地的游戲愛好者們得以目睹了這一場人類視覺史巔峰盛宴,這位穿梭在槍林彈雨中的“葉問”兄弟高速行進在地圖每一個有人躲藏的角落,并且以6秒鐘14腳的速度踢爆了那些手執著重機槍玩家的腦袋。

            另一邊,來自騰訊的手游《刺激戰場》(現名和平精英)中,那些外掛的制作者們已經不再通過大喇叭喊話的方式兜售他們的外掛了,他們選擇了一種更為狂野的方式。

            在游戲的部分對局中,外掛制作者們隨心所欲的從天上降下一座座的“五指山”,將玩家困入其中,或者通過一些加速的輔助軟件,以100km/h的步行速度追上一輛行進中的吉普車,隔著車窗詢問那些正在專心開車的玩家:“你們需要買外掛嗎?”

            顯然,如果得到答復是否定的,他們會毫不猶豫地補上一發子彈。

            除此以外,他們還為各大直播平臺的主播,游戲視頻的博主和普通的游戲玩家設置了不同版本不同功能的外掛產品,真正意義上的實現了私人定制。

            而面對這一情景,許多玩家除了日常吐槽游戲公司反外掛能力的低下之外,也只好抱團當起了阿Q。

            時至今日,不少B站的用戶甚至把觀看各類匪夷所思的外掛產品當作了日常的快樂源泉。

            圖片來源:網絡表情包

            當然,也有不少玩家不甘于自己的游戲體驗被外掛殘忍地剝奪,他們組成了各個反外掛的團體,活躍在各大作弊現象猖獗,而反外掛能力低下的游戲之中。

            他們中的一部分人,甚至配備了價格最為高昂、性能最為頂尖的外掛,而他們的任務也很簡單,在一場游戲最開始的時候,“殺死”一切“可疑的”作弊玩家,然后退出這局游戲,讓剩下的玩家們展開一場公平的競技。

            當然,所有人都知道,這種方式收效甚微,因為被另一個更強的開掛者制裁這一反外掛的方式,并不會讓外掛使用者感覺到心靈的懺悔和宗教意義上的威懾,只會變相的告訴他們:“你的外掛還不夠強(太老套了),快去升級最新款式的吧。

            另一邊,許多人都曾經把國內外掛的泛濫看作一種玩家平均素質低下的表現,為此他們選擇了去購買諸如《守望先鋒》、《全境封鎖》這樣動輒二三百元人民幣的昂貴游戲產品,他們希望借助價格這一門檻,淘汰掉大批素質低下的玩家。

            然而現實很殘酷,他們那批活躍于游戲中的“神仙”同胞們,用實際行動證明了這個事實:一個人的游戲素質和他的經濟收入之間,似乎并沒有任何直接的關聯。

            最終,一部分崩潰的玩家選擇了加入外掛的陣營,用同樣的作弊方式為他們失去的游戲體驗和時間完成復仇。

            此前,瞄準了這一商機的外掛工作室甚至一度在直播平臺舉辦了一場“諸神之戰”的游戲比賽,參賽者的要求也很簡單,必須要開啟外掛。

            他們用這種最直接的方式,為外掛的客戶完成了各品牌外掛質量的評級,如果沒有騰訊和直播平臺的介入叫停,他們或許還可以在此基礎上創造出一個細分的市場。


             04


            行文至此,我們不禁想要問一個問題,遍布中國游戲行業的外掛真的無法制止嗎?

            很抱歉,我們不得不遺憾的表明,截至目前,要做到這一點仍然是極為困難的。

            因為外掛盛行的背后,除了經濟利益的誘惑,更多的是觀念上的原因。

            以暴雪公司為例,事實上,除了明目張膽的使用外掛軟件,他們對于玩家之間互相借用賬號,或者是尋找高手代打這一行為都是不允許的。

            在英雄聯盟的制作方拳頭公司的管理制度里,更是直接將使用不屬于自己的賬號定義為一種違反游戲道德的舉措。

            然而反觀國內的游戲環境,猖獗的不只是外掛的制作者,一些代打代刷代練的工作室收入甚至還要遠遠高于單純的外掛制作。

            不少著名的游戲玩家都有自己的賬號運營團隊,包括王思聰在內的這批游戲富豪們并不缺乏金錢,相比之下,時間和精力就成了更為寶貴的東西。

            例如直播行業的頂級主播PDD(劉謀)就曾經爆料過,自己在玩逆水寒的時候,一直都養著一個代練的團隊,每天三班倒的為自己完成日常任務,強化游戲裝備,自己的賬號通常是“時刻在線”的。

            這并不是某些游戲的個例,而是游戲行業里一種司空見慣的現象,所有人都理所當然的認為,土豪們這樣玩游戲是“無可厚非”的。

            另一邊,關于游戲作弊產業的種種探討之中,我們也不應該忘記,文章篇首所談到的,虛擬世界本質上是對現實世界的一種延申。

            在外掛行業中,有一句流傳很廣的話,“如果你能打得過一個外掛,那并不是因為你足夠強,而是那款外掛太弱了。”

            套用到現實里,如果你發現了一種作弊方式,那并不一定是現實進步了,很可能只是這種作弊方式太老套了。

            前年的時候,由納塔吾·彭皮里亞執導的電影《天才槍手》,借助校園作弊的故事展示了另一種維度下的青春,上映當期即豪取東南亞不少國家的票房冠軍。

            與此同時,電影里所傳達的那句“考試可以作弊,人生卻不能”的至理格言,也伴隨著電影的火爆廣為流傳。

            然而電影之外,人生真的毫無作弊的可能嗎?

            遠的不說,僅僅是在十幾年前,各類的高考、公務員考試的作弊、代考產業還曾經被各大媒體廣為報道,伴隨著時間的流逝,這類現象也在逐漸的銷聲匿跡,然而沒等人們高興多久,前段時間爆出的美國高校招生舞弊事件,又再次讓人們的情緒跌落谷底。

            考試的作弊變少了,并不僅僅意味著作弊的人數減少了,很有可能只是說明除了考試以外,人們開始擁有了更為穩妥的作弊手段。

            借助游戲領域的一句話來說,一切沒有被系統檢測出來的作弊軟件都是合理的。

            而生活之中,那些沒被制度“檢測”出來的作弊行為,還有多少呢?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五月天色色无码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