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mbdik"></output>
      1. <cite id="mbdik"><tr id="mbdik"><noframes id="mbdik"></noframes></tr></cite>

        <code id="mbdik"><ol id="mbdik"><big id="mbdik"></big></ol></code>

      2. <code id="mbdik"></code>

          1. <output id="mbdik"><legend id="mbdik"></legend></output>

            分享

            更多

               

            (原創)品讀最浩氣長存的詩句

            原創 有獎征文
            2019-05-24  武當書苑

            本文參加了【詩韻中國】有獎征文活動

             

            文|杜文杰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南宋文天祥《過零丁洋》中詩句



            《過零丁洋》是南宋詩人文天祥(公元1236年6月6日-1283年1月9日)所作的一首七言律詩。全文僅56個字,而文天祥所寫《正氣歌》共300字。《過零丁洋》文字雖精短,但與《正氣歌》一樣充滿浩然正氣,堪稱《正氣歌》的姊妹篇。詩文如下:


            辛苦遭逢起一經,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里嘆零丁。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文天祥,南宋末年政治家、文學家,愛國詩人,抗元名臣、民族英雄,與陸秀夫、張世杰并稱為"宋末三杰"。 著有《文山詩集》、《指南錄》、《指南后錄》、《正氣歌》等。


            《過零丁洋》這首流傳千古的經典詩文發生在南宋末年,即公元1278年,文天祥在廣東海豐北五坡嶺兵敗并被元軍俘虜,先押到船上,次年過零丁洋時創作此詩。隨后又被押解至崖山,元將張弘范逼迫他寫信招降固守崖山的張世杰、陸秀夫等人,文天祥不從,出示此詩以明志。


            《過零丁洋》這首詩通過作者坎坷人生經歷的回顧,結合當時戰亂時局,國家陷于風雨飄搖之中,自己一腔熱血,誓死抗擊元虜而不幸兵敗被俘,想想“惶恐灘”戰斗慘遭失敗和驚恐的場面、體味“零丁洋”孤單影直和無助的情形,就讓人感到斗爭殘酷,坎坷艱辛。文中作者表達了對茍且偷生者的憤激,對投降派呂師孟、賈余慶、劉啟等一伙的譴責。雖然大勢已去,山河破碎,一腔熱血付流水,滿腹經綸難報國。不愿茍且偷生,不愿賣國求榮,即使是死,也要長留浩然之氣,而不愿低眉折腰,出賣自己的靈魂。


            文天祥被俘后,面對元廷的勸降,總是義正辭嚴:“國亡不能救,作為臣子,死有余罪,怎敢懷有二心茍且偷生呢?”


            正因為如此,在作者飽受折磨和屈辱的情況下,文章最后兩句“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翻譯成白話文就是:“人生自古以來有誰能夠長生不死呢?我要留一片愛國的赤膽忠心光照史冊。”這句話正是全詩的精髓和最為閃耀之處,也是這首詩流傳千古、充滿正能量的核心所在,慷慨激昂,光芒萬丈。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僅這兩句,猶如晴天霹雷,響徹天宇,震耳發聵,表達了作者視死如歸、忠貞愛國的壯志和胸懷。讓赤誠的心如一團火,照耀史冊,照亮世界,照暖人生。這一“照”字,光芒四射,英氣逼人。


            《過零丁洋》全詩深刻表現了作者慷慨激昂的愛國熱情和視死如歸的高尚情懷,它不僅體現了中華民族崇高的傳統美德,展現了殺身成仁、舍生取義的人生價值觀,而且已成為中華民族愛國主義的精神寫照。千百年來,尤其在革命戰爭年代和當今時代成為激勵每一個中華兒女愛國情懷及獻身精神的重要支柱。這千秋絕唱,猶如情調高昂的“正氣歌”,激勵和感召古往今來無數仁人志士為正義事業而英勇獻身。

             
             

            文天祥不僅忠肝義膽,還很有傲骨精神。當文天祥被押至潮陽,見張弘范時,左右官員都命他行跪拜之禮,但文天祥就是不拜,張弘范于是以賓客的禮節接見他,并要他寫信招降張世杰。可文天祥說:“我不能保衛父母,還教別人叛離父母,可以嗎?”張弘范讀罷《過零丁洋》這首詩的尾句“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不禁連聲贊嘆文天祥:“好人、好詩!”并笑著收藏了下來。


            見文天祥是難得的棟梁之才,且忠誠愛國,一身正氣,張弘范又極力勸說文天祥加入元軍以建功立業。而文天祥卻毅然拒絕,不愿茍且偷生,出賣靈魂,一心抗元復宋,忠貞報國。張弘范感其仁義,系派人護送文天祥到京師。


            雖然元朝忽必烈等一直覺得文天祥是個難得的人才,也想以高官厚祿爭取他,但都無法讓文天祥改變忠貞報國的志向,面對元廷的勸說,文天祥卻說:“國家亡了,我只能一死報國。倘若因為寬赦,能以道士回歸故鄉,他日以世俗之外的身份作為顧問,還可以。假如立即給以高官,不僅亡國的大夫不可以此求生存,而且把自己平生的全部抱負拋棄,那么任用我有什么用呢?”元廷也有官員建議釋放文天祥,但又害怕文天祥重獲自由后重新回到江南組織抗元隊伍,因此,誰都不敢將文天祥放虎歸山,一直將他扣押在燕京三年之久,始終沒有釋放文天祥。


            至元十九年(公元1282年),福建有一僧人說土星冒犯帝坐星,懷疑有變亂。不久,中山有一狂人自稱“宋主”,有兵千人,想救出文天祥。京城也有未署名的書信,說某日火燒蓑城葦,率領兩側翼的士兵作亂,丞相就沒有憂慮了。當時大盜剛剛暗殺了元朝左丞相阿合馬,于是命令撤除城葦,遷徙瀛國公及宋宗室到開平,元朝廷懷疑信上說的丞相就是文天祥,更擔心有人借文天祥實施反元實踐會變成現實。



            于是,元廷召見文天祥告諭說:“你有什么愿望?”文天祥回答說:天祥深受宋朝的恩德,身為宰相,哪能侍奉二姓,愿賜我一死就滿足了。”然而忽必烈還不忍心,急忙揮手要他退去。有的說應該答應文天祥的要求,以絕后患,于是詔令:“可以賜死文天祥”。而不一會兒又下詔加以阻止,可文天祥已被賜死了。


            文天祥臨上刑場時特別從容不迫,對獄中吏卒說:“我的事完了。”向南跪拜后被處死。幾天以后,他的妻子歐陽氏收拾他的尸體,面部如活的一樣,終年四十七歲。他的衣服中有贊文說:“孔子說成仁,孟子說取義,只有忠義至盡,仁也就做到了。讀圣賢的書,所學習的是什么呢?自今以后,可算是問心無愧了。”


            文天祥寧死不屈,踐行了自己忠貞報國的志向,成為中華民族近千年來愛國主義的光輝典范。


             《過零丁洋》和《正氣歌》已成為文天祥愛國精神、浩然正氣、生命價值和人生境界的真實寫照。


             
             

            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告知即刪   2019.5.23    書館首發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五月天色色无码区